美文网段子散文文章欢迎光临经典语录网
位置:经典网>经典语录>网络生活>其他>“同学”与“同学们”的微妙差别

“同学”与“同学们”的微妙差别

作者 经典网 发布于 2016-10-02 14:41 有122人读过

同学与同学们,仅仅是单数与复数的区别吗?在教师节这天恰好是星期六,比较空闲,就当起了低头族,在学校群、班级群和同学中穿梭,突然感受到“同学”与“同学们”,在单数与复数的区别之外,还有更为微妙之处,真有点细思极恐的感觉。

9月10日教师节,打开手机,满屏都是对老师的问候和祝福。在QQ群和微信群中,教师群、家长群、学校群、班级群自然不用说,就是一般普通群,也是问候和祝福不断,因为人们总是与老师或多或少有些联系,至少都是学过学生受过老师教育的。因此,大家都有理由参与到庆祝教师节的队伍中来。

在网络时代,人们变得越来越滥情。以前,人们用手机发问候祝福的短信,还要每条收1角钱,多少还要付出一些代价。现在的QQ和微信,只要你愿意发海量的信息都是免费的。在网络上,送花、送礼物,都仅是一张虚拟的图片,当然也不用花费钱财。而且,只要动动手指,就可能极为方便的转发,连祝福的话语都不必去花费精力去想。这样一来,网络技术为人们滥情提供了极好的条件。或许,人们又是如此的清闲,甚至清闲到了无聊的地步。因此,只要有机会,就要滥情一把。如果没有机会,那也要制造一些机会,想方设法来滥情一把。所以,节日是越来越多,一些莫名其妙的节日也出现了。比如,5月20日的“爱你节”,11月11日的光棍节,等等。

在教师节满屏的鲜花祝福中,作为老师的我,穿梭“学生群”与“同学群”中,就拥有两重身份,一个是老师,另一个是真正的“同学”。一般来说,老师对同学的称呼,有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着学生的面时,为表示“亲切”,一般将学生称之为“同学”;背着学生的面,在与其他人说起学生时,就直接说“学生”。而对于真正的原来在一起同窗读书的同学,就是称“同学”,当面与背后,都是称同学。显然,老师口里的“同学”,是指学生,与同学口中的“同学”,不是一回事。

此“同学”非彼“同学”,汉语真的是很奇妙。网上流传的下面几句话,就更奇妙了。

1、冬天:能穿多少穿多少;夏天:能穿多少穿多少。

2、剩女产生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谁都看不上,二是谁都看不上。

3、单身的原因:以前是喜欢一个人,现在是喜欢一个人。

这些话,不要说初学汉语的老外会感到一头雾水,就是以汉语为母语的中国人看了,也要琢磨一下才行。这样的汉语,妙则妙矣,但也容易让人犯糊涂。因此,也就是有人指责汉语逻辑不清,语义模糊,表达不明确。

与汉语中模糊的“同学”不同,英语中表示同学的单词是:deskmate(同桌)、classmate(同班同学)、schoolmate(校友);表示学生的单词是:student(学生)、pupil(未成年人)。显然,在“同学”上,英语的表达,比汉语要准确清晰得多。

当然,这是题外话,回到“同学”这个主题上来。在中国文化语境中,老师对学生,为了以示亲切,叫“同学”也未尝不可,至少不会产生什么误解。但细加体察,我们可以发现,老师叫学生为同学,一般以复数居多,也就是说,老师叫得最多的是“同学们”。单独叫“同学”的情况,不能说没有,但很少。一般具体叫某位学生,就直接叫名字,在叫不出名字的情况下,才会叫“同学”,比如:“后面那位同学”,“旁边那位同学”。

而真正的同学,同学之间的称呼,当然常见的情况是叫名字,但当面背后叫同学的情况也很常见。非常微妙的地方是,同学之间叫“同学”,或“老同学”,一般情况下是单数,极少说“同学们”。即使要指称复数,也会说“各位同学”,或者“我们这帮同学”。

老师之所以喜欢说“同学们”,往往是把一班同学视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而存在。在其潜意识中,往往就有重视班集体而轻视学生作为独立个体的存在。而在真正的同学之间,更愿意说“同学”这个单数,在潜意识中,同学之间是作为平等、独立的个体而存在。

毫无疑问,几十个学生组成一个班级体,不能各行其是,成为一盘散沙。要管理好班集体,确实需要培养学生的集体观念,班集体确实需要有凝聚力,老师也确实需要重视班集体建设。而培养学生的集体意识,也是当前教育的“主流价值导向”之一。不仅现在,中国传统文化一直强调群体意识,可以说,传统文化具有强烈的重群体而轻个体的倾向。

以前,听过全国名师李镇西的一个讲座,他在介绍其当班主任的成功经验时,用到了“依恋”一词,并且加以强调。不难想见,如果学生“依峦”班级体,这个班集体是有凝聚力的。也不难理解,如果学生“依恋”班主任,这个班主任是有人格魅力的。让学生对班级,对老师,产生“依恋”感,这个班主任是很成功的。

然而,我们也可以再作深一点的思考。为什么在同学群里,在同学之间,不喜欢称呼“同学们”,更愿意称“同学”?不就是说明了人们对平等、独立的追求和重视吗?如果老师无视学生作为独立个体的存在,而心中只有作为集体的“同学们”,是否符合现代教育的价值导向?对培养学生的现代公民意识,又是否有利?

作为名师,有能力有魅力,可以让学生产生“依恋”感,并由此来表现自己教育的“成功”,但在这个“成功”的背后,学生的独立意识又何处安放?学生的独立人格是否已经被弱化和矮化?以弱化学生的独立性的代价的教育“成功”,是否是真正的教育“成功”?名师可以让学生产生“依恋”感,但老师与学生在一起的时间,多则三五年,少则只是一年,老师可以让学生“依恋”,但老师的羽翼,终究不能为学生遮挡一生的风雨,如果学生在“依恋”老师中,其个体的独立性被弱化,对学生的未来发展来说,果真是好事吗?

希望本文“同学”与“同学们”的微妙差别能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