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经典美文段子经典日志励志散文吧散文网欢迎光临经典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
经典语录网>经典作文>走过荒原(二)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

走过荒原(二)

2012-01-22|作者: 梅放|6765字|推荐0

伊卡洛斯的悲叹

[法] 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去做妓女们的情人

都很幸福、舒适、满意

而我,却折断了手臂

为了曾去拥抱白云

作者简介:

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法国最伟大诗人之一,象征派诗歌先驱,现代派的奠基人,以诗集Les fleurs du mal留名后世。波德莱尔是一位具有反叛精神的后浪漫主义时期诗人,他的作品对恶之美的解读堪称当时欧洲诗坛的惊人突破——他一生崇拜爱伦坡,并且翻译了他大量的作品。波德莱尔的文学评论同样十分著名,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作为诗人的成就无疑是当时无人可以比拟的,他的个性与理想都在超乎时代的地方彰显出光辉。

感言点滴:

先认识萨特,再从他的书中认识Baudelaire。最近在网上看到一段颇有深意的评论:波德莱尔的一生都是他自我选择和设计的,从生活作风、立身处世到诗歌创作皆择恶取之,为恶而恶,最终达到恶的反面——善,给世人留下千古绝唱《恶之花》。

玫瑰诗

[奥] Rainer Maria Rilke

玫瑰,哦——纯粹的矛盾,喜悦,

能在众多眼睑下,作着无人曾有的梦。

作者简介:

Rainer Maria Rilke,著名的奥地利诗人,对19世纪末的诗歌裁体和风格以及欧洲颓废派文学都有深厚的影响。里尔克与露·安德烈斯·莎乐美的交往被认为是他人生的转折点——1897年之后,原本默默无闻的他写作了大量造诣深厚的超越性的作品,有人说,这都是得益于缪斯之转世——莎乐美的爱情,使得他能够有机会与尼采、弗洛伊德两位大师并行,成为受孕于灵感的附体,为世界的精神注入新的力量。

感言点滴:

1926年,时年51岁的R.M.里尔克死于血癌。有人说他患上血癌是由于玫瑰花刺的感染。上面的这首短诗被铭刻在里尔克的墓碑上——他是为缪斯女神受孕的男子。他的目光里沉坠着凄迷的色彩。他是Rainer Maria Rilke。

荒原

[英] Thomas Stearns Eliot

前言: “因为我在古米亲眼看见西比尔吊在笼子里。孩子们问她:你要什么,西比尔? 她回答道:我要死。”

一、死者的葬礼

四月最残忍,从死了的

土地滋生丁香,混杂着

回忆和欲望,让春雨

挑动着呆钝的根。

冬天保我们温暖,把大地

埋在忘怀的雪里,使干了的

球茎得一点点生命。

夏天来得意外,随着一阵骤雨

到了斯坦伯吉西;我们躲在廊下,

等太阳出来,便到郝夫加登

去喝咖啡,又闲谈了一点钟。

我不是俄国人,原籍立陶宛,是纯德国种。

我们小时侯,在大公家做客,

那是我表兄,他带我出去滑雪撬,

我害怕死了。他说,玛丽,玛丽,

抓紧了呵。于是我们冲下去。

在山中,你会感到舒畅。

我大半夜看书,冬天去到南方。

这是什么根在抓着,是什么树杈

从这片乱石里长出来?人子呵,

你说不出,也猜不着,因为你只知道

一堆破碎的形象,受着太阳拍击,

而枯树没有阴凉,蟋蟀不使人轻松,

干石头发不出流水的声音。只有

一片阴影在这红色的岩石下,

(来吧,请走进这红岩石下的阴影)

我要指给你一件事,它不同于

你早晨的影子,跟在你后面走

也不象你黄昏的影子,起来迎你,

我要指给你恐惧是在一撮尘土里。

风儿吹得清爽,

吹向我的家乡,

我的爱尔兰孩子,

如今你在何方?

“一年前你初次给了我风信子,

他们都叫我风信子女郎。”

——可是当我们从风信子花园走回,天晚了,

你的两臂抱满,你的头发是湿的,

我说不出话来,两眼看不见,我

不生也不死,什么也不知道,

看进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索索斯垂丝夫人,著名的相命家,

患了重感冒,但仍然是

欧洲公认的最有智慧的女人,

她有一副鬼精灵的纸牌。这里,她说,

你的牌,淹死的腓尼基水手,

(那些明珠曾经是他的眼睛。看!)

这是美女贝拉磨娜,岩石的女人,

有多种遭遇的女人。

这是有三根杖的人,这是轮盘,

这是独眼商人,还有这张牌

是空白的,他拿来背在背上,

不许我看见。我找不到。

那绞死的人。小心死在水里。

我看见成群的人,在一个圈里转。

谢谢你。如果你看见伊奎通太太,

就说我亲自把星象图带过去:

这年头人得万事小心呵。

不真实的城,

在冬天早晨棕黄色的雾下,

一群人流过伦敦桥,呵,这么多

我没有想到死亡毁灭了这么多。

叹息,隔一会短短地嘘出来,

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的脚。

流上小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直到圣玛丽·乌尔诺教堂,在那里

大钟正沉沉桥着九点的最后一响。

那儿我遇到一个熟人,喊住他道:

“史太森!你记得我们在麦来船上!

去年你种在你的花园里的尸首,

它发芽了吗?今年能开花吗?

还是突然霜冻搅乱了它的花床?

哦,千万把狗撵开,那是人类之友,

不然他会用爪子又把它掘出来!

你呀,伪善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二、 一局棋戏

她所坐的椅子,在大理石上

象王座闪闪发光;有一面镜子,

镜台镂刻着结葡萄的藤蔓,

金黄的小爱神偷偷向外窥探,

(还有一个把眼睛藏在翅膀下)

把七枝蜡的烛台的火焰

加倍反射到桌上;她的珠宝

从缎套倾泻出的灿烂光泽,

正好升起来和那反光相汇合。

在开盖的象牙瓶和五彩玻璃瓶里

暗藏着她那怪异的合成香料,

有油膏、敷粉或汁液——以违乱神智,

并把感官淹没在奇香中;不过

受到窗外的新鲜空气的搅动,

它们上升而把瘦长的烛火加宽,

又把烛烟投到雕漆的梁间,

使屋顶镶板的图案模糊了。

巨大的木器镶满了黄铜

闪着青绿和橘黄,有彩石围着,

在幽光里游着一只浮雕的海豚。

好象推窗看到的田园景色,

在古老的壁炉架上展示出

菲罗美的变形,是被昏王的粗暴

逼成的呵;可是那儿有夜莺的

神圣不可侵犯的歌声充满了荒漠,

她还在啼叫,世界如今还在追逐,

“唧格,唧格”叫给脏耳朵听。

还有时光的其它残骸断梗

在墙上留着;凝视的人像倾着身,

倾着身,使关闭的屋子默默无声。

脚步在楼梯上慢慢移动着。

在火光下,刷子下,她的头发

播散出斑斑的火星

闪亮为语言,以后又猛地沉寂。

“我今晚情绪不好。呵,很坏。陪着我。

跟我说话吧。怎么不说呢?说呵。

你在想什么?什么呀? 我从不知你想着什么。想。”

我想我们是在耗子洞里,

死人在这里丢了骨头。

“那是什么声音?”

是门洞下的风。

“那又是什么声音?风在干什么?”

虚空,还是虚空。

“你

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什么

也不记得?”

我记得

那些明珠曾经是他的眼睛。

“你是活是死?你的头脑里什么也没有?”

可是

呵呵呵呵那莎士比希亚小调——

这么文雅

这么聪明

“如今我做什么好?我做什么好?”

“我要这样冲出去,在大街上走,

披着头发,就这样。我们明天干什么?

我们究竟干什么?”

十点钟要热水。

若是下雨,四点钟要带篷的车。

我们将下一盘棋,

揉了难合的眼,等着叩门的一声。

丽尔的男人退伍的时候,我说——

我可是直截了当,我自己对她说的,

快走吧,到时候了

艾伯特要回来了,你得打扮一下。

他要问你他留下的那笔镶牙的钱

是怎么用的。他给时,我也在场。

把牙都拔掉吧,丽尔,换一副好的。

他说,看你那样子真叫人受不了。

连我也受不了,我说,你替艾伯特想想,

他当兵四年啦,他得找点乐趣,

如果你不给他,还有别人呢,我说。

呵,是吗,她说。差不多吧,我说。

那我知道该谢谁啦,她说,直看着我。

快走吧,到时候了

你不爱这种事也得顺着点,我说。

要是你不能,别人会来接你哩。

等艾伯特跑了,可别怪我没说到。

你也不害臊,我说,弄得这么老相。

(论年纪她才三十一岁)。

没有法子,她说,愁眉苦脸的,

是那药丸子打胎打的,她说。

(她已生了五个,小乔治几乎送了她的命。)

医生说就会好的,可是我大不如从前了。

你真是傻瓜,我说。

要是艾伯特不肯罢休,那怎么办,我说。

你不想生孩子又何必结婚?

快走吧,到时候了

对,那礼拜天艾伯特在家,做了熏火腿,

他们请我吃饭,要我乘热吃那鲜味——

快走吧,到时候了

快走吧,到时候了

晚安,比尔。晚安,娄。晚安,梅。晚安。

再见。晚安。晚安。

晚安,夫人们,晚安,亲爱的,晚安,晚安。

三、火的说教

河边缺少了似帐篷的遮盖,树叶最后的手指

没抓住什么而飘落到潮湿的岸上。风

掠过棕黄的大地,无声的。仙女都走了。

温柔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等我唱完我的歌。

河上不再漂着空瓶子,裹夹肉面包的纸,

绸手绢,硬纸盒子,吸剩的香烟头,

或夏夜的其它见证。仙女都走了。

还有她们的朋友,公司大亨的公子哥们,

走了,也没有留下地址。

在莱芒湖边我坐下来哭泣……

温柔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等我唱完我的歌。

温柔的泰晤士,轻轻地流吧,我不会大声,也说不多。

可是在我背后的冷风中,我听见

白骨在碰撞,得意的笑声从耳边传到耳边。

一只老鼠悄悄爬过了草丛 把它湿粘的肚子拖过河岸,

而我坐在冬日黄昏的煤气厂后,

对着污滞的河水垂钓,

沉思着我的王兄在海上的遭难。

和在他以前我的父王的死亡。

在低湿的地上裸露着白尸体,

白骨抛弃在干燥低矮的小阁楼上,

被耗子的脚拨来拨去的,年复一年。

然而在我的背后我不时地听见

汽车和喇叭的声音,是它带来了

斯温尼在春天会见鲍特太太。

呵,月光在鲍特太太身上照耀

也在她女儿身上照耀

她们在苏打水里洗脚

哦,听童男女们的歌声,在教堂的圆顶下!

嘁喳嘁喳

唧格、唧格、唧格,

逼得这么粗暴。

特鲁

不真实的城

在冬日正午的棕黄色雾下

尤金尼迪先生,斯莫纳的商人

没有刮脸,口袋里塞着葡萄干

托运伦敦免费,见款即交的提单,

他讲着俗劣的法语邀请我

到加农街饭店去吃午餐

然后在大都会去度周末。

在紫色黄昏到来时,当眼睛和脊背

从写字台抬直起来,当人的机体

象出租汽车在悸动地等待,

我,提瑞西士,悸动在雌雄两种生命之间,

一个有着干瘪的女性乳房的老头,

尽管是瞎的,在这紫色的黄昏时刻

(它引动乡思,把水手从海上带回家)

却看见打字员下班回到家,洗了

早点的用具,生上炉火,摆出罐头食物。

窗外不牢靠地挂着

她晾干的内衣,染着夕阳的残辉,

沙发上(那是她夜间的床)摊着

长袜子,拖鞋,小背心,紧身胸衣。

我,有褶皱乳房的老人提瑞西士,

知道这一幕,并且预见了其余的——

我也在等待那盼望的客人。

他来了,那满脸酒刺的年青人,

小代理店的办事员,一种大胆的眼神,

自得的神气罩着这种下层人,

好象丝绒帽戴在勃莱弗暴发户的头上。

来的正是时机,他猜对了,

晚饭吃过,她厌腻而懒散,

他试着动手动脚上去温存,

虽然没受欢迎,也没有被责备。

兴奋而坚定,他立刻进攻,

探索的手没有遇到抗拒,

他的虚荣心也不需要反应,

冷漠对他就等于是欢迎。

(我,提瑞西士,早已忍受过了

在这沙发式床上演出的一切;

我在底比斯城墙下坐过的,

又曾在卑贱的死人群里走过。)

最后给了她恩赐的一吻,

摸索着走出去,楼梯上也没个灯亮……

她回头对镜照了一下,全没想到还有那个离去的情人;

心里模糊地闪过一个念头:

“那桩事总算完了;我很高兴。”

当美人儿做了失足的蠢事

而又在屋中来回踱着,孤独地,

她机械地用手理了理头发,

并拿一张唱片放上留声机。

“这音乐在水上从我的身边流过,”

流过河滨大街,直上维多利亚街。

哦,金融城,有时我能听见

在下泰晤士街的酒吧间旁,

一只四弦琴的悦耳的怨诉,

而酒吧间内渔贩子们正在歇午,

发出嘈杂的喧声,还有殉道堂:

在它那壁上是说不尽的

爱奥尼亚的皎洁与金色的辉煌。

油和沥青

洋溢在河上

随着浪起

游艇漂去

红帆

撑得宽宽的

顺风而下,在桅上摇摆。

游艇擦过

漂浮的大木

流过格林威治

流过大岛

喂呵啦啦咧呀

哇啦啦咧呀啦啦

伊丽莎白和莱斯特

划着浆

船尾好似

一只镀金的贝壳

红的和金黄的

活泼的水浪

泛到两岸

西南风

把钟声的清响

朝下流吹送

白的楼塔

喂呵啦啦咧呀

哇啦啦咧呀啦啦

“电车和覆满尘土的树,

海倍里给我生命。瑞曲蒙和克尤

把我毁掉。在瑞曲蒙我翘起腿

仰卧在小独木舟的船底。”

“我的脚在摩尔门,我的心

在我脚下。在那件事后

他哭了,发誓‘重新做人’。

我无话可说。这该怨什么?

“在马尔门的沙滩上。

我能联结起

虚空和虚空。

呵,脏手上的破碎指甲。

我们这些卑贱的人

无所期望。”

啦啦

于是我来到迦太基

烧呵烧呵烧呵烧呵

主呵,救我出来

主呵,救我

烧呵

四、水里的死亡

扶里巴斯,那腓尼基人,死了两星期,

他忘了海鸥的啼唤,深渊里的巨浪,

利润和损失。

海底的一股洋流

低语着啄他的骨头。就在一起一落时光

他经历了苍老和青春的阶段

而进入旋涡。

犹太或非犹太人呵,

你们转动轮盘和观望风向的,

想想他,也曾象你们一样漂亮而高大。

五、雷的说话

在汗湿的面孔被火把照亮后

在花园经过寒霜的死寂后

在岩石间的受难后

还有呐喊和哭号

监狱、宫殿和春雷

在远山的回音振荡以后

那一度活着的如今死了

我们曾活过而今却垂死

多少带一点耐心

这里没有水只有岩石

有石而无水,只有砂石路

砂石路迂回在山岭中

山岭是石头的全没有水

要是有水我们会停下来啜饮

在岩石间怎能停下和思想

汗是干的,脚埋在沙子里

要是岩石间有水多么好

死山的嘴长着蛀牙,吐不出水来

人在这里不能站,不能躺,不能坐

这山间甚至没有安静

只有干打的雷而没有雨

这山间甚至没有闲适

只有怒得发紫的脸嘲笑和詈骂

从干裂的泥土房子的门口

如果有水

而没有岩石

如果有岩石

也有水

那水是

一条泉

山石间的清潭

要是只有水的声音

不是知了

和枯草的歌唱

而是水流石上的清响

还有画眉鸟隐在松林里作歌

淅沥淅沥沥沥沥

可是没有水

那总是在你身边走的第三者是谁?

我算数时,只有你我两个人

可是我沿着白色的路朝前看

总看见有另一个人在你的身旁

裹着棕色的斗篷蒙着头巾走着

我不知道那是男人还是女人

——但在你身旁走的人是谁?

那高空中响着什么声音

好似慈母悲伤的低诉

那一群蒙面人是谁

涌过莽莽的平原,跌进干裂的土地

四周只是平坦的地平线

那山中是什么城

破裂,修好,又在紫红的空中崩毁

倒下的楼阁呵

耶路撒冷、雅典、亚历山大、

维也纳、伦敦

呵,不真实的

一个女人拉直她的黑长的头发

就在那丝弦上弹出低诉的乐音

蝙蝠带着婴儿脸在紫光里

呼啸着,拍着翅膀

头朝下,爬一面烟熏的墙

钟楼倒挂在半空中

敲着回忆的钟,报告时刻

还有歌声发自空水槽和枯井。

在山上这个倾坍的洞里

在淡淡的月光下,在教堂附近的

起伏的墓上,草在歌唱

那是空的教堂,只是风的家。

它没有窗户,门在摇晃,

干骨头伤害不了任何人。

只有一只公鸡站在屋脊上

咯咯叽咯,咯咯叽咯

在电闪中叫。随着一阵湿风

带来了雨。

恒河干涸,疲萎的叶子

等待下雨,乌黑的云

在远方集结,在喜马万山上。

林莽蜷伏着,沉默地蜷伏着。

于是雷说话了

哒塔:我们给予了什么?

我的朋友,血激荡着我的心

一刹那果决献身的勇气

是一辈子的谨慎都赎不回的

我们靠这,仅仅靠这而活着

可是我们的讣告从不提它

它也不在善意的蜘蛛覆盖的记忆里

或在尖下巴律师打开的密封下

在我们的空室中

哒亚德万:我听见钥匙

在门上转动一下,只转动了一下

我们想着钥匙,每人在囚室里,

想着钥匙,每人认定一间牢房

只在黄昏时,灵界的谣传

使失意的考瑞雷纳斯有一刻复苏

哒密阿塔:小船欢欣地响应

那熟于使帆和摇桨的手

海是平静的,你的心灵受到邀请

会欢快地响应,听命于

那节制的手

我坐在岸上

垂钓,背后是一片枯乾的荒野,

是否我至少把我的园地整理好?

伦敦桥崩塌了崩塌了崩塌了

于是他把自己隐入炼狱的火中

何时我能象燕子——呵燕子,燕子

阿基坦王子在塌毁的楼阁中

为了支撑我的荒墟,我捡起这些碎片

当然我要供给你。海若尼莫又疯了。

哒嗒。哒亚德万。哒密呵塔。

善蒂,善蒂,善蒂。

[注] 最后一句当是音译形式,原文应该不是英语(根据读音来看当是古代经文的一部分)——有的版本中译者直接将其译为中文。即“舍己为人。同情。克制。平安,平安,平安。”

作者简介:

艾略特,英国著名现代派诗人和文艺评论家,创作有诗集《普鲁弗洛克及其它观察到的事物》、《诗选》、《四个四重奏》等。代表作为长诗《荒原》,表达了西方一代人精神上的幻灭,被认为是西方现代文学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1948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奖,以表彰他对西方诗歌的革新性贡献。

感悟点滴:

以“荒原”开卷的诗集,眼下又要以“荒原”作为终结篇——不得不说,我对这一意象有着某种特殊的情结。太多的象征性笔法在这样的诗篇中得到运用,Eliot绮丽而诡秘的荒原上蔓延着罪孽的气息,却也飘溢着宗教虔诚的馨芬——诗人此刻静默,看周围的一切,在凄寂中成灰。

走过荒原(二)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