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经典美文段子经典日志励志散文吧散文网欢迎光临经典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
经典语录网>经典作文>戈薇的神秘大钟(二)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

戈薇的神秘大钟(二)

2012-02-24|作者: 独转摩天轮|6608字|推荐1

第四章。准备

戈薇一回到家,就张开双臂,倒在了沙发上:“天啊,我的麻烦怎么这么多啊,冒险……冒险……”

“当、当、当……”地下室的那口大钟竟然敲响了,整整十一下,与准确时间完全符合,却没有吵醒戈薇。谢谢,谢谢,你不愧是被选中的戈德里克家族的继承人,我信任你!安勒因在大钟里悄悄地想。

戈德里克姨妈走下楼,似梦游一样,嘴里梦呓般念叨着:“呃,都十一点了,喝一杯巧克力奶吧!”刚走下豪华的螺旋梯,就清醒了过来,想也没想就发出了一声惊叫:“天哪!谁在这儿,在沙发上,不会是小偷吧?!”

世间有很多巧合,这大概算一例,在沙发上的小偷,不是别人,正是令戈德里克姨妈头疼的“小太妹”——戈薇。

姨妈的这一失声尖叫,惊醒了熟睡中的戈薇。戈薇一从沙发上跃而起,迷茫的双眼望着戈德里克姨妈,纯属半清醒半昏睡状态。戈德里克姨妈一见“小偷”是戈薇,顿时松了一口气,双手按住胸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腾出一只手,将手按在额头上闭上眼睛轻轻敲打着,她发话了:“不是我说你,戈薇。你回家好歹跟我们说一声吧,就算我们都睡了,你就直接回房间啊,躺沙发上干什么,不冷吗?”

别说,虽然戈德里克姨妈表面上对戈薇严厉,而且十分苛刻。但是,戈德里克姨妈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毕竟戈薇是一个孤儿啊,她也是戈薇的监护人啊,戈薇就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她同样很心疼戈薇,只不过,戈薇以及大家没有感受到罢了。瞧瞧戈薇光洁细嫩的皮肤,纤细的手指,面色红润,大眼睛里偶尔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穿得像一位贵族小姐一般(这与戈德里克家富裕的家境有关),就可以知道戈薇受到了多么好的待遇了,可见,戈德里克姨妈并没有亏待她,德格都有些心生嫉妒了呢。

第二天清晨,戈薇早早地起床了,这是她前所未有的,她还在为昨天的是兴奋呢。

她开始翻箱倒柜地整理物品,她正为出发准备呢,满抽屉,满橱柜,满书桌,甚至床铺底下,都有着令她爱不释手的玩具啊,小饰品啊,亮闪闪的笔啊,同学合影的相册啊,这些,都是她放在记忆盒子中的最美好的珍宝呢!要带走吗?戈薇权衡着。

算了吧,把这些带一半走吧。不过,一半也不少了。戈薇拿来两只超大号的带有流苏的美丽的新背包,开始一样一样地装东西,有条不紊,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记录笔、树叶胸针、公仔……啊……测向仪,可能很有用,得带着……”

天微微亮,戈德里克姨妈和德格都还没有醒。戈薇拿起背包,从书桌上的本子上扯下了一张纸,匆匆写道:“亲爱的姨妈,以及德格,我要出远门,一切事情若要弄清楚,请去地下室打开那口大钟询问,不必有疑问,不必为我担心,戈薇留。”她抓起背包,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轻轻地将纸条放在了餐桌上,打开大门,迎着清凉的夏风走上了大街。

她首先去找了茜黎和诺贝塔。毕竟奥利弗家教严森,虽然时间还早,但他的妈妈早已起床了,做做家务。

戈薇带着茜黎和诺贝塔,走在了奥利弗家所在的街上,“喂,戈薇,奥利弗家离你家最近,你干吗不先去叫他?”诺贝塔打着哈欠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奥利弗的妈妈对他可严格了?这么早去拜访他,和送死没什么两样!”说着,戈薇竟然打了个寒战,这可是夏天啊!

奥利弗家的门忽然打开了,三个女孩急忙躲在了路边的围墙的后面,静看事态发展。正像她所预料的那样:沃伦太太出来买菜了。戈薇喜上眉梢,身子微微探出围墙——没关系,沃伦太太的眼力很差,倒是奥利弗发现了她们,朝戈薇使眼色,使劲地挥手。

等沃伦太太走出了这条街,她们飞也似的冲到奥利弗面前。三个女孩虽然都面带困色,但目光炯炯,洁白的额头上似乎带着清晨栀子花的气息。戈薇的眉毛高高翘起,好一对柳叶眉;诺贝塔将自己金黄的头发用粉色的发带束起,全身散发着青春活力;茜黎虽然比三个“死党”都文静,但十分聪颖,从她那一双上大大的淡褐色的眼睛便可看出,一半羞涩,一半活泼的眼神分外讨人喜欢。而奥利弗呢,观察力可没继承他妈妈,眼睛就好比鹰一般敏锐,漂亮的黑色卷发,棕眼睛里跳着几分俏皮,能与戈薇在一起,自然就有和戈薇一样的奢好喽!

奥利弗挨个看了大家的包,大喊一声:“老天!你们是在搬家还是去冒险?”“是吗?”戈薇笑了,“你也好不了多少。”她指指奥利弗的包。

奥利弗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嘴角牵起一丝古怪的笑容,带着一些无奈,似乎还占了上风:“至少比你好!”戈薇不屑地白了奥利弗一眼,气势汹汹,目光令人不寒而栗,要知道,戈薇的目光是这个小城最有杀气的,除了诺贝塔和茜黎,能有谁不怕?

奥利弗耸了耸肩,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我又不怕你,有没烦你,那么凶干什么!”惹得街上稀少的行人直朝他们看,神色有些怀疑,可能以为他们是什么不法分子呢!

一声不吭的茜黎发话了:“快走吧,事不宜迟,戈薇,你带头吧。”一向内敛的茜黎说起话来语言也不多,但却能够直入主题,毫不拐弯抹角、拖泥带水,不过,要想在他们四人中找一个反例,那就非诺贝塔莫属了,暂且不说她说话如何,重点不在这儿。

有了茜黎的一句话。大家对于办事能力极强的戈薇,任何事情都绝对服从她。戈薇点了点头,手一挥,示意大家跟着她走,她自有方案。

这一行人就默默的走在了破晓的街道上……

第五章。只是一个开始

出发前,安勒因给了戈薇一张地图。

四人悄悄地走出了小城,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小城还在熟睡之中,或许除了奥利弗的妈妈。

他们已经进入了安勒因地图上所显示的迷雾森林,名副其实,薄雾层层环绕着这座神秘的大森林,一股青草味扑鼻而来,好久都没有闻到了如此清鲜的空气了,大家闭上眼睛,贪婪地呼吸着,似乎要把失去的补回来,把这座森林想象得无比美妙,却没有料想到这是一个陷阱,黑魔王已经动身了。

“右拐,右拐……你去哪儿,诺贝塔!”戈薇大声喊道。

可诺贝塔丝毫没有理采这喊叫,继续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戈薇匆忙将地图塞进奥利弗的手中,踩了踩脚下的枯树叶,跳起来,飞跑着,去追诺贝塔了。

戈薇的跑步可不赖,全校第一是谁哪的?想都不用想,就是她——戈薇。

戈薇伸出自己的长手臂,一把就抓住了诺贝塔的衣领。诺贝塔神色迷茫,大眼睛里没有了以往的青春活力,没有了以往的光彩,似乎有些空洞,不知看向何处。“诺贝塔像是受了控制,看她这样,都觉得灵魂都不在她体内。”茜黎轻声说道。

奥利弗将地图还给了戈薇,浓黑的眉毛拧得紧紧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对诺贝塔的焦虑与担心。戈薇走上前,拍了拍奥利弗的肩膀,示意他别这么担心:“得啦,茜黎说得对,或许诺贝塔是受控制了,看来……黑魔王已经注意到我们了,大家小心!”奥利弗点头表示赞成:“我们必须前进,诺贝塔嘛,呃,茜黎,你能照看吗?”茜黎几乎是忧虑地令人不易察觉地点了头,轻轻地拉过诺贝塔。

四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了迷雾森林,愈往里走愈黑暗。因为有了诺贝塔的先例,大家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失去一名好友。大家手拉手,友谊的力量在与他们前行,使他们有勇气与黑暗抗争,这形成了一道连环,使得黑暗力量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但是,戈薇注意到了,奥利弗似乎精神上在远离他们,在进入魔王制造的空虚的迷虚世界。光明的力量在减弱,黑魔王在狂喜。

戈薇使劲捏了一下奥利弗的手,想把他从迷虚世界拉回来,他们不能再失去一名朋友了,不能了!

黑魔王怎么也没想到的,戈薇在拜见安勒因时,安勒因教给了戈薇如何判断黑魔法和稍微抵抗它们的能力。戈薇的这一捏,将奥利弗从迷虚世界硬生生地拉了回来,黑暗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戈薇被震了一下,额头上直冒虚汗。不过,奥利弗终于回来了,大家心中的石头却并没有落地,反而越悬越高。戈薇心里很清楚,这只不过是黑暗小试身手罢了,危险会逼近,必须尽快找到兔女拉彻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儿的树木看着有些不对劲,像中了什么病毒一般,懒洋洋的,使人心生寒气。”奥利弗刚刚经历了一场冒险,已经很快脱离阴影,帮助戈薇想问题了。他看了看表,已经是早上九时了。明媚的阳光洒向大地,丁香甩掉了自己画板上的露珠,被孩子们称为“闪光的银湖”的小溪,上面被铺上了一层金子,微风轻拂过小溪,波光粼粼,照亮了婀娜多姿的河畔,整个小城正渐渐苏醒过来,迷雾森林却是密不透风,早晨的那一分清爽,在迷雾森林中丧失殆尽:没有阳光,没有露水,没有轻盈的风滑过,只有令人窒息的空气。

也不知走了多少时间,慢慢的,空气比以前好闻多了,远处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戈薇欣喜若狂,其余的好友也都注意到了这种变化,都快丧失信心的朋友们的步履又变得轻松了。没过多久,他们迎来了第一缕阳光——终于走出迷雾森林了!

茜黎的嗅觉听灵敏的,她第一个闻出来这股清香来自什么东西——“大海,是大海的味道!”戈薇从地上一跃而起,紧紧的搂住茜黎的脖子大喊:“真的吗?!奥利弗,快带诺贝塔跟上,快了,就快到了!”奥利弗喜形于色,淡褐色的眼睛里有一种疯狂的喜悦,使得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就因为这双眼睛,使他们居住的小城中的大部分女孩子神魂颠倒,不过现在没时间谈论这个,咱们回到正题。

奥利弗一把抓住诺贝塔的手臂,拉着她(可以说是拖着她)跟着戈薇与茜黎飞跑起来。

天是蔚蓝的,像一块透明的蓝宝石,上面没有一丝云彩,被金黄的太阳照得无比清澈,就像这四位“死党”的心情一般好,就快到达目的地了,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戈薇开始了掉以轻心,这对黑暗势力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一举消灭他们,这些不谙事理的小毛头们。

“咔嚓”一声,紧接着——“啊!”戈薇掉进了一个用树枝搭成的陷阱里,那陷阱不是打猎用的,里面深不见底,隐约听见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戈薇出手快,使劲抓住了陷阱口的一根粗壮的蔓藤,那蔓藤却湿漉漉的,有点儿粘手,戈薇禁不住往下滑。奥利弗见了,大声喊道:“戈薇,坚持住,茜黎,你下去抓住戈薇的手,我抓住你,把戈薇救上来。

茜黎不语,冲到了陷阱边,使劲将自己的手递给戈薇,差一点儿坠入这无底深渊,奥利弗紧紧拉住茜黎的脚,二人一起使劲,终于把戈薇拉了上来,却没有注意到在奥利弗的背后出现了一道强光,看似白色,却有着彩虹七彩的交辉与绚丽,将迷茫的诺贝塔裹在了中间,强光消失后,诺贝塔就不见了,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谢了……呃,不对呀,诺贝塔呢?”戈薇惊异地问道。

奥利弗和茜黎猛地回过头——诺贝塔消失了。茜黎的嘴角抽动着,两弯眉毛微微下垂,眼睛里噙着泪水,开始微微抽泣。戈薇捂住了嘴巴,慢慢地走到茜黎的面前,轻轻拉起茜黎的手,说:“诺贝塔不会有事的,别担心,会找到的……”说着说着,自己也哭了起来。

奥利无奈地看着她们俩,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该走了,别耽搁了。”

只剩三人的队伍慢慢走进大海,他们的身影还带着一丝忧伤……

第六章。玫瑰园

三人走了一个下午,原来,大海远着呢!

临近夜晚,三人突然听见了一声猫头鹰的鸣叫,吓得浑身发抖,紧紧地拥在了一起。茜黎吓得牙齿“格格”发颤,戈薇紧张地望着四周,奥利弗相比之下还算好一点,他弯腰捡起一根细树枝,挥出了剑术中“隐玫瑰”的动作,来给大家壮胆,可是他连自己的手都在发抖,更别说壮胆了。猫头鹰呼啸而过,带起一阵微风,树叶“沙沙”作响。

等这声音一结束,他们的头顶出现一道光——就是带走诺贝塔的那一道,但它却比那一道漂亮——虽然有些刺眼,但可以看出它那交织的色彩,不仅有彩虹,彩虹中带着一抹淡淡的粉色,那是一种圣洁的颜色,在真正的彩虹中是无法触摸到的,它与彩虹变换、交织、渗透,那种美丽,那种奇妙,永远,永远,在戈薇生活的小城,包括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不会有。

等强光消失后,戈薇一伙人简直如同步入仙境:小巧的红木栅栏,从地上长出的两棵树有些弯曲,头碰着头,刚好形成一个雄伟的大门,上面缀满了鲜花,白色的,粉色的,蓝色的,黄色的,星星点点。脚下的是一片碧绿的草坪,每一棵小草都身躯挺拔,骄傲地昂着脑袋,抖着身上的露珠——太阳降临了!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夹杂着大海咸咸的味道,阳光为他们洒成了无数的金子,铺成了一条金灿灿的道路,这是天堂的气味,这是天堂的颜色,闪动着安琪儿翅膀上的那种神圣的光芒,微风拂过,是一切更加灵动,走进了一个美丽的梦。

大家交换了眼神,走了进去。他们边走边赞叹着。是不是太阳不小心跌倒了?为何将大片的金子洒在清澈见底潺潺的小溪上?无数的金色的精灵在瀑布般的玫瑰与风信子之间跳着优美的芭蕾,脚下的小草似乎也在舞蹈,柔软的绿地毯上,露珠在为大家表演,一步一步将戈薇他们带入更美的仙境——花园的正中央。

一走进花园中心,茜黎就尖叫了一声,用双手捂住嘴,不敢相信眼前的美景:大片的玫瑰占着花园的中心,什么颜色都有,世界各地的最名贵的玫瑰在这儿只是很普通的一种,还有许多他们都没见过,甚至没听过的品种互相争奇斗艳。

“我们好像走进了一个纯洁的礼堂,太美了,这是真的吗?要是诺贝塔在就更好了!”戈薇惊叹道。

又是一道炫光,却柔和的多。光芒里站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她身穿白袍,走都起来却有着世上所有的颜色交织着,光陆迷离,那姑娘有着深色的皮肤,棕色的眼睛,头发却是纯黑的,阳光在上面站不住脚,滑了下来,娇艳的红唇,鼻子微微上翘,多一分则太翘,少一分则太塌,一双眼睛就像一潭宁静的湖水,有着捉摸不透的神色,这张脸,就像黎明时分迎接曙光的正要开放的花朵一般,身材是明显的“黄金比例”,双脚微微探出袍子,小巧可爱,银色的缎面鞋吸收着阳光,上面可有精致的花纹,最与众不同的是,她的耳朵是一对兔耳。她的整个人笼罩在乳白色的光芒中。

“这当然是真的,戈薇·戈德里克小姐。这儿就是玫瑰园,我是拉彻娜,是安勒因叫你们来的吧?别担心,诺贝塔·瑟米立夫小姐在我这儿,我治好了她的病,来,到屋子里来坐坐吧。”

他们这才注意到拉彻娜的身后有一座田园风格式的别墅。他们开门进去,就被一个热烈的大拥抱拦住了——是诺贝塔。她撩开挡在自己眼前的头发,挨个打量着他们,同时很兴奋地说着话:“哦,你们终于来了,有没有受伤?大家都没事吧?对不起啊,我拖了你们的后腿,多亏了拉彻娜,真的要好好感谢她了,瞧瞧吧,多棒啊!一个晚上的等待对我来说够漫长的了,拉彻娜似乎什么都知道,可聪明了,而且她还有一对兔耳呢。这儿很美丽吧?看,我这身衣服就是拉彻娜给的,漂亮吧?真令人羡慕,呃,你们站在门口干什么?还不快进来,要我等多久啊!”说着,别给大家让了路。戈薇在进门时悄声对奥利弗说:“注意到了吗?诺贝塔好兴奋,有点儿语无伦次了,不是吗?”奥利弗似醒非醒地“唔”了一声,便进门了,茜黎在后面笑着。

屋内谈不上什么富丽堂皇,却别有一番风味。屋顶是斜的,大大的透明的落地窗前面挂着柔软的金色的天鹅绒窗帘,窗帘上用温暖的麦穗做装饰,屋中三脚桌上,有一个玲珑小巧的玻璃瓶,上面插着几枝玫瑰,楼梯旋转着向上。楼上只有一间房间,房间的大门是巧克力色的,上面有闪闪发光的银把手,轻轻一旋,出现了一个唯美的房间:一张粉色的大床靠近红色的墙壁,床的顶部是平的,柔软的帷帐不规则的下垂着,边上镶有精致的金边,红墙壁上缀有百合的图案,阳台边上放着用紫杉木做成的衣柜,有里而外散发着一股茉莉的香味,角落里放着一只大大的打开的木箱,可以看见里面闪着奇异的光芒——是一些衣服,但这些衣服却美丽的很,凭借世俗之人的手根本无法制出,里面的衣服也多得数不清。地上铺着白色的羊毛地毯,阳台口有一层薄纱微微遮着。这,就是兔女拉彻娜的房间。

拉彻娜将他们安顿下来,睡觉熄灯前,拉彻娜特地嘱咐了一句:“记住,我们的冒险远远还没有结束,黑暗在蔓延,但是总会阻止它的行动的,别担心,休息几天,咱们再上路吧。”

阳光透过百叶窗射了进来,在地板上投下斑斑驳驳的阴影,外面的一棵花揪树发出柔和的声音。“笃、笃、笃”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戈薇睡眼忪醒地说。

门开了,露出了拉彻娜美丽的脑袋:“快起床吧,都休息了一个星期了,该出发了。对了!奥利弗已经起床了,早餐在桌上。”说着,就不见了。

用完餐,拉彻娜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次,她可没穿袍子,而是一身银白色的紧身精灵旅行服,腰间系着一条有金色挂坠的细腰带,脚上蹬着一双灰色的柔软的平底缎面靴,腰间挂着一把长剑,像一个银色的大十字,上面缀有各种奇珍异宝,各种颜色,连彩虹也自叹不如,肩上背着一个用极好的桃花心木做成的大弓,头和尾安着两个金色的圆圈,上面刻有奇怪的字符,背后怀有一个箭囊,装着满满的足够的箭,胳膊上还吊着一只背包。拉彻娜将头发盘了起来。

她走到餐桌边,将四把象牙柄雕刻小刀放在桌子上:“拿去吧,路上会用到的。出发!”

戈薇的神秘大钟(二)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