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经典美文段子经典日志励志散文吧散文网欢迎光临经典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
经典语录网>经典作文>戈薇的神秘大钟(一)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

戈薇的神秘大钟(一)

2012-01-19|作者: 独转摩天轮|7071字|推荐1

戈薇:本书主人公,美丽,活泼好动,爱冒险,像男孩子一般,聪明绝顶,行动敏捷。

格兰杰姨妈:戈薇的姨妈,典型的家庭主妇。

德格:格兰杰姨妈的儿子,规规矩矩,缺点就是没有缺点。

茜黎:戈薇、诺贝塔的好朋友,与戈薇不同,性格相反,内向。

诺贝塔:戈薇的好友,与戈薇志同道合。

奥利弗:戈薇的竞争好友,最终与戈薇、诺贝塔一起解开了大钟的秘密。

安勒因:戈薇在大钟中遇到的男生,很神秘,有待揭秘。

第一章。调皮的戈薇

首先呢,大家应该先了解戈薇,人长得很美丽,很标准:一头银发直垂腰际,红艳艳的嘴唇,里面藏着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鼻子微微上翘,眼睛里透出一种矢车菊般的清澈的蓝色,睫毛长长的,在她那白皙的脸庞上投下一小块阴影,名字也美得很,叫戈薇·戈德里克。

但是很可惜,她的爸爸妈妈在一次车祸中全丧生了,她成了孤儿。

戈德里克家的人都很善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大家都争着想要把戈薇带回家,最终,格兰杰姨妈胜出。她高高兴兴地将这个小丫头领回了家。

“真讨厌,我当初非得把这个丫头领回家?戈薇又去哪儿了?她只要在我面前消失一秒钟,家里就不得安宁。”格兰杰姨妈边打着毛线,边抱怨着。

“姨妈!”戈薇忽然跳到了格兰杰姨妈的面前,大吼一声。“老天爷,你能不能就安静一秒钟?咦,你手指上粘着什么!”

戈薇顿时脸色大变,红扑扑的面颊瞬时变成了白色:“没……没什么,姨妈。”“哼,没什么?那上面一定是糖浆,你去过地下室了!”无可置疑,格兰杰姨妈发起火来可是戈德里克家族最凶的一个。但戈薇却毫不畏惧,脸上又泛起了红晕,她对姨妈莞尔一笑,装出一副讨人怜爱的表情,妩媚动人,用娇滴滴的声音的姨妈说:“嗯,是的哦,糖浆可好吃了,姨妈,你怎么不给表哥德格吃一点呢?”那副样子似乎可以迷晕一个人呢。

格兰杰姨妈可不吃这套,她沉下脸,绿眼睛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目光绰绰逼人,嘴唇抿得紧紧的,成了一条缝,几乎看不见了。她扔下手中的毛线,碰了碰自己挽得紧紧的发髻,从眼镜的上方死死地盯着戈薇,眉头皱的紧紧的。完了,戈薇暗自叫惨,姨妈发怒了!

“戈薇,我真后悔领了你,要不是你妈妈是我的亲妹妹,我早就把你扔了!”那声势惊天动地,楼上传来咯吱咯吱的踩木板声,“戈薇,你能不能就有一点儿淑女像呢?别整天与男孩混在一起打打杀杀,长得这么美,算是白长了!”姨妈说着,一手操起搭在柜子上的木棍,便要向戈薇打来。

“妈,作业写完了,还有什么事要做吗?”德格踢踢踏踏地走下楼。“没有了,亲爱的,你去休息一会儿吧!”

对于德格这样的模范学生来讲,“休息一会儿”就是拿着一本书,坐在书桌前认认真真地看,字字珠玑。

趁格兰杰姨妈和德格说话的空儿,戈薇一闪身跳进了院子,栅栏外,诺贝塔早就在等她了,都有一些不耐反了。戈薇双手撑着栅栏,一个飞跃,银光一闪,诺贝塔的眼睛还没来得及眨一下,戈薇就越过了栅栏,站在自己的身边,梳理着自己的长发,行动快如闪电。

戈薇朝诺贝塔微笑着,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大声说:“嘿,同志,眼睛花了吗?走吧,茜黎还在等着我们参加她的生日晚宴呢!”说着,拉着诺贝塔的手飞奔起来。

由于晚到了一小时,茜黎的妈妈显得有点儿不高兴,茜黎倒是兴奋至极,朋友终于来了,前一分钟她还在担心大家食言呢!了可是她的妈妈却抱怨着:“晚了一个小时,算什么朋友,哼!”诺贝塔似乎有点儿害怕。“没什么,昂多米达阿姨,不就一小时吗,就得生气,那我回家还不知晚了几小时呢,姨妈可要打死我了!”戈薇双手叉腰,但眼睛里跳跃着调皮的光焰,那娇媚的脸庞,更加可爱了。“嗯,戈德里克家的人教育方法都不错,人都很好,就像德格。可是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小女孩!”

看得出,戈薇很生气,她讨厌别人这么说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似乎有一两颗“珍珠”挂在她长长地睫毛上。戈薇哭了?诺贝塔一见这情形,脑海里马上跃出的就是这个想法。不可能,诺贝塔甩了甩自己棕色的头发,戈薇会伤心?就她那男孩子的性格!

戈薇笑了笑——那笑容轻松自然,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她语调轻快地说到:“没事,阿姨,我们去玩了!”说着,便拉起诺贝塔与茜黎的手,冲出去玩了。

微风抚动着满园的鲜花,飘来阵阵花香。三人坐在小桥上,脚玩弄着清清的溪水,弄出啪啪的响声。一簇银色,一簇棕色,一簇金黄,三种颜色的头发在空中飞舞,世界显得格外宁静。

可是,毕竟,戈薇本来就好动,来到茜黎的家中,她自然就坐不住了。左转转,右转转,“哗啦”一声——放在桌子上的花瓶被戈薇摔碎了!戈薇慢慢地转过身来,她心知闯了祸,脸色沉重得很,不敢再呆下去,生怕又被茜黎的妈妈骂一顿,匆匆跟茜黎说了一声再见,便飞也似的逃了。

此时此刻,格兰杰姨妈的家中——

“德格,戈薇呢?你知道吗?”格兰杰姨妈正带着七分怒火,二分奇怪,一份担忧地问的德格呢。

“没有,妈妈,你不会担心戈薇吧?”德格带着一丝嬉笑的声音问她。格兰杰姨妈蹩紧了眉头,动了动嘴唇:“我只是奇怪,戈薇这人又上哪儿去撒野了!”从格兰杰姨妈的语音中就可以听出她的怒火了。

此时,戈薇正在格兰杰姨妈的院子里,她倚靠着后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动静,小心翼翼地听着姨妈发泄她的满腔怒火。嘿嘿,发吧发吧,发完了我就可以进来了,戈薇乐呵呵地想着,却不知自己已经一脚踩进了水塘里,弄出了极大的响声。

德格一向听觉敏锐,院子里戈薇发出的水声,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悄悄的凑到格兰杰姨妈的耳朵边,小声地说将戈薇“出卖”了(如果这么说能行得通), “哦,是吗?”

格兰杰姨妈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后门,不错,戈薇果然在院子里。格兰杰姨妈伸出一只手,一把揪住了戈薇的耳朵,一使劲,戈薇就被骂骂咧咧地拖进来了。

“戈薇,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说,你去哪儿了!”姨妈怒气冲天,那眼神似乎要把戈薇杀了。

“怎么,我去过一个同学的生日也犯得着发火吗?”戈薇双手插腰,毫不示弱。

“你什么时候学会顶嘴了!说也不说一声就擅自出门,你不知道我会担心你!”

“会担心?我看未必。”

……

俩人争的面红耳赤,不分胜负。看来,德格该出手了,他总是分解两人战争的最好人选。他放下书本,把沙发上的垫子理整齐,站在戈薇与格兰杰姨妈的身边,轻轻咳嗽了一下:“妈妈,该睡觉了,别争了,这样会减少寿命的。”还真灵,格兰杰姨妈马上停止了训斥。

戈薇见状,“蹬蹬澄”地冲上楼,拉开了房间门,一头栽进了床里,开始睡觉。

格兰杰姨妈长叹一口气:“野丫头,总算安静了,我的耳根也该清静清静了!”

第二章。地下室

清晨,戈薇刚刚起床。微风吹动那软软的丝绸窗帘,送进来淡淡的苹果花香。别看戈薇成天像一个假小子,但她还是保存了一点儿女孩子的风格的。闻到花香,就像吃了什么药似的,马上清醒起来——前一秒钟还是昏昏沉沉的苏醒状态呢。戈薇从床上一跃而起,冲到窗口,看到眼前的景象,她吃惊地捂住了嘴。

昨夜还是满树绿叶的苹果树,今天却开满了满树的白花,幽香袭人。戈薇忘记了自己还穿着睡衣,她趴在窗口,闭着眼睛,贪婪的呼吸着带着淡淡幽香的空气,戈薇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格兰杰姨妈悄悄地来到了戈薇房间的门口,她惊异地看到戈薇正安安静静地在窗口看花呢,竟不像昨天一样,由于起床太过兴奋,枕头、玩具满屋子乱飞,弄得房间里一片狼藉,格兰杰姨妈收拾了一个上午,才把房间归为整齐,看到这样的景象,她能不惊奇吗?

“嘿,姨妈!”戈薇转过身来,她的脸上似乎沾着一些露水——她吻过苹果花了。脸颊红彤彤的,精神饱满,只不过头发有些凌乱。

“瞧你,还不快下楼洗漱,对了,今天你来做一顿饭吧,锻炼锻炼你!”格兰杰姨妈抱着一堆衣服出去了。

做饭?该秀秀我的手艺了,戈薇兴奋起来,冲下了楼。

洗漱完毕,做些什么呢?戈薇细细思忖起来。没过一会儿,戈薇便走进了地下室,她已经决定好做什么早餐了。

她端出来了一小碟黄油,有用餐盘托着三杯牛奶,还有几片热乎乎的烤面包,但神色却有些紧张。她铺好餐布又别出心材地从院子里剪了一些苹果枝插在餐桌上的小玻璃瓶里,才扯着自己特有的大嗓门吼道:“哥,姨妈,吃饭了!”

“戈薇,你吵不吵,来啦!”德格最讨厌戈薇的大嗓门了,他以一种标准的小绅士的风度走下了楼。“你在家还保持着你的风度哪!”戈薇冷嘲热讽地对德格说,德格自然不会去与她吵嘴,他得保持住自己的风度才行呢,做个模范学生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大家静静地吃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早餐。但戈薇的心里却平静不下来:地下室中究竟有什么?哪一个庞然大物究竟是什么?她一点儿也吃不下饭,不行,我不弄清楚,我就没法吃饭,戈薇想着。

“嗯……姨妈,我问你一件事,好吗?”戈薇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惹到了姨妈——或许她还在为昨天的事耿耿于怀,一触即发。可是,格兰杰姨妈今天的心情好得很,她语调轻快地说:“当然可以,戈薇,什么事?”“地下室中有什么?”戈薇直切主题,弄的姨妈有些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哦,你是指那个大东西吗?那是以前我放在那儿的一台钟。”

只不过是一台钟!戈薇松了一口气,狼吞虎咽地吃起自己早餐来。

今天是星期天,姨妈与德格一吃过早餐,便去教堂做礼拜了,戈薇可不喜欢。她便待在家中看家,不过,恐怕她连自己都看不好。

戈薇悄悄地走进地下室,绕着大钟转了一圈,她伸出手——竟有些微微颤抖,打开了大钟上的柜门……

“天哪!”戈薇发出一阵惊叹——大钟里竟有跳跃的、闪烁的星星点点的亮光,像天空中的星星,却很明亮,刺得戈薇眼睛都睁不开了,但却把地下室照得光彩夺目,似乎有一种说不清的魔力。戈薇把手放在额头上——为了减弱一丝光线,她又伸出另一只纤细的手轻轻地触摸了一下那亮光,动作温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亮光竟然变了,变成了一个英俊的男生!

戈薇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坏了,她后退了两步,两色变得煞白,没有了往日的光彩,但她却饶有兴致地盯着那位男生看:白金色的头发,脸色有些苍白,还带着一丝病态,灰色的眼睛却炯炯有神,最特别的还是他的耳朵——尖尖的,不像常人一样。

“你是谁?”戈薇生硬的问道。“自我介绍:我叫安勒因,那么,你是谁?”那个男生眯起了眼睛问道。“戈薇,你究竟是什么人?”那男生的嘴角掠过淡淡的一笑:“其实吧,这世上还有许多东西你不知道呢,我是精灵,但是,却被黑魔王关在了这儿。”“为什么?”“当然了,我是黑魔王的心中之患,他好不容易把我关起来了,除非……你能解救我。”

戈薇靠近了一些,怀疑地盯着安勒因:“可是,怎么做呢?”“试一试,叫上你的朋友。”

戈薇忧虑地摇了摇头,她担心,做不到这一切,还把朋友的命给搭上了,便转身要走,走得有些义无反顾,可把在她背后的安勒因吓坏了,他可不想失去寻回自由的机会,赶紧对着戈薇大声说:

“你得冒险,去最近的海边,找到玫瑰园中的兔女拉彻娜,她会告诉你的。”

冒险?玫瑰园?兔女?拉彻娜?

戈薇一听到这些关键词,来了兴趣。但她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便转身离开了地下室使安勒因不免有些失望——他担心她不会去做。

但是,事实正不是与想安勒因所想的一样。

戈薇对这件事很关注,但她的的脑海中还是不断出现安勒因说过的话。到底要不要冒这个险呢?戈薇摇了摇脑袋,唉,头都要炸开了,该怎么办?等姨妈与德格回来了,与他们商量商量吧,总会有一个好结果的。想着,边吹着轻快地口哨干家务去了去干她原本不喜欢的家务了。

第三章。召集

戈薇一直被这件事情惹得心烦意乱,原本想好的,却又不想透露这一秘密。“头都要要炸开了!”

一天的黄昏,戈薇正在起居室里画画,她扔下笔,大吼了一声,把德格怀里的小猫恩佐都给吓得逃进了自己的窝中,格兰杰姨妈的毛线打错了针脚(她从来没有打错过),德格手中的钢笔飞了出去,墨水溅到了雪白的墙壁上。

“戈薇,你喊什么!”格兰杰姨妈怒目而视,戈薇这才知道自己闯了祸,急急地站了起来,吐了吐舌头:“再见,姨妈,我去诺贝塔家中。”

到了诺贝塔的家中,戈薇就直冲到诺贝塔前面,拉着诺贝塔的手,凑到了她的耳朵边,小声地说起了昨天的经历。即然是她俩的秘密,我就不公布给读者了,不过,大家都猜到了吧!

一说完,诺贝塔的脸上就出现了不可思议表情:“真的吗?必须走?”戈薇焦急地听着,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大眼睛里装满了着急,她又不耐烦地砸了咂嘴,两弯柳叶眉皱得紧紧的。从诺贝塔的脸上可以看出戈薇从来就没有这么着急过,她眨了眨眼,轻柔地说道:“好吧,可是,两个人可不能顺利完成啊!”似乎有一点儿担忧。戈薇一听,兴奋极了。脸上泛起层层红晕,笑容就像阳光下的雏菊那样灿烂,很轻松,不带一丝顾虑:“这好办,再叫几个人呗!”声音清脆,似珍珠落地……

戈薇兴奋满面走出诺贝塔的家,她又要向谁家进发呢——

“砰砰砰”一阵惊天动地的敲门声,惊动了屋里的家人,奥利弗无精打采地开了门,过了好半天,才弄清楚来人是谁,他拍了拍脑袋,长呼一口气,似乎发泄一般,但又像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那特有的响亮的声音劈头盖脸地砸向戈薇:“喂,戈德里克大小姐,你能不能别在人家午睡的时候打扰别人好不好,我说过多少遍了!”“对不起,沃伦先生。”戈薇故意把“先生”咬得很重。

奥利弗似乎惊呆了:“你什么时候叫我‘沃伦先生’了?”“那你什么时候成为我‘戈德里克大小姐’了?”奥利弗凝望这个微笑的调皮女孩,才反应迟钝地说:“唔……真聪明,把我给绕进去了,我还想训你一番呢,真是的,进来吧……”

没等奥利弗把话说完,戈薇就像一道闪电,冲进了奥利弗家。但是,没站稳脚,一头栽进了他家柔软的天鹅绒地毯中间。奥利弗皱了皱眉头,跃上几步,一把把她拉了起来。

戈薇似乎被弄疼了,她一边甩着自己的手一边抱怨着:“我又不是男生,拉那么重干什么!”最后的音特别重,把奥利弗都惊了一跳:从来没有人的嗓门能够大过自己。

奥利弗就像被鞭子了一下,浑身一颤,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低下声音对戈薇说:“喂,小声一点儿,妈正在楼上打扫卫生呢,她可不喜欢女生来我家。”

戈薇垂下眼睑,安静地细细思索了一番(她可从来没有这么做过),撅了撅嘴,似乎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从他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奥利弗被戈薇那反常的举动给吓坏了,那种吃惊,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戈薇什么时候成了一个成熟的女孩了?都会思考了?别笑,奥利弗以及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戈薇如此深沉地思考过。他吃惊,也就不足为奇了。

没过多久,戈薇舒展开了眉头,脸上有浮起了笑容,轻轻松松的,就是她平常特有的笑容。她朝奥利弗莞尔一笑,急急地冲到了楼上。

“嘿,我妈在……”奥利弗急忙伸出手阻拦,可是已经太迟了,戈薇已经一个转身,跃进了沃伦夫人的卧室——连门都没有敲一下。

奥利弗惊恐地张大了嘴,无法相信戈薇竟然如此胆大。他妈妈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没有礼貌,尤其是直接破门而入——戈薇有大麻烦了!奥利弗心惊胆战地盯着他妈妈的房间门,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到来。

果然,没过多久,他妈妈便“拎”着戈薇出来了,一边破口大骂着,似乎在骂戈薇,又像在骂奥利弗:“怎么这么没礼貌,连门也不敲!戈薇,你究竟是不是女生!奥利弗,你也不叫她敲一敲门!”沃伦夫人怒火冲天,粉红色的指甲都抠进了戈薇的胳膊里,疼得戈薇直哼哼,又带着一点儿怨恨地盯着奥利弗看。可是,戈薇毕竟是戈薇,沃伦夫人的那点气势根本吓不到她。戈薇不屑的撇了撇嘴,用力抽出了自己胳膊,纤细的手指指着奥利弗,气势汹汹地喊道:“奥利弗,你还算不算是哥们,你妈在房间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被骂!”

此话一出,轮到沃伦夫人愣在那儿了——从来没有人在她家里大喊大叫,而且是对着她的儿子,戈薇是史上第一人。怒火是戈薇的脸更加娇艳了,五官显得那么精致小巧,不过,由于她这么一骂,却越看越像男孩子,连一向看惯戈薇的大大咧咧的奥利弗,也被惊了一跳。

沃伦夫人叹了一口气,摇摇脑袋,又大步迈进了自己的房间。

戈薇望着沃伦夫人的背影,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顽皮地笑了笑,顺着楼梯的栏杆冲下了楼,直“飞”进奥利弗家的大书房,却不料——“砰”戈薇的额头重重地撞在了窗户上。

戈薇一屁股坐在了那被夕阳照得通红的地毯上,使劲地揉着自己撞得生疼的额头,天空中偶尔飘过几丝浮云,也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色,美得很,不过戈薇却认为这些云是在嘲笑她呢,“这么不小心啊,你在我家已经摔了两次了!”奥利弗跳了进来,话语中似乎还带着一点儿笑意。

戈薇一听,前面的怒火还未平息,现在又窜起了三丈,她一跃而起,脸涨得通红(估计是夕阳照的),双手紧握拳,眼睛射出万道寒冰。奥利弗一看势头不对,连忙说:“对不起啊,饶命啊,连妹妹对这么厉害……”不过,有一点是很明显的,连白痴都可以看出:戈薇只不过是开开玩笑而已,而奥利弗也只是为了配合而已,制造出一点而“紧张”气氛。

奥利弗微笑着,伸出手,慢慢走到了书架边,抚摸着每一本书的书脊,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得意。戈薇可是一个急性子,她讨厌别人这么拖拖拉拉:“新买了什么书,如实交来,快!”别看戈薇像一个假小子,她可是一向奢书如命,而且,她可只看世界名著,眼光很挑。

奥利弗抽出一本书,看了看,带着几分不舍,递给了戈薇:“别弄坏了,我会被我妈打的!”

戈薇看了看那本书:《忏悔录》,她捧着那本书,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又把那本崭新的书还给了奥利弗:“算了吧,这书我家里有,对了……”戈薇突然放低了声音,对着奥利弗唧唧喳喳飞快地说出了一通话。奥利弗惊讶得睁大了眼,“你,愿意参加吗?”“真有此事?”奥利弗尽管看多了魔幻小说,但是,此刻从戈薇嘴中说出的这一切,似乎,比魔幻小说还不寻常“再见!”戈薇挥了挥手,便没了影。

茜黎呢?当然……与之前两位好友一样喽……

戈薇的神秘大钟(一)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