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经典美文段子经典日志励志散文吧散文网欢迎光临经典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
经典语录网>经典作文>神魔之子(二十三)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

神魔之子(二十三)

2011-10-07|作者: 44302288|6034字|推荐0

神・魔 文:晨星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我静静地躺下来,我需要思考一些问题。无法解释的失落感,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了和大家在一起的感觉,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我了,不是那个背负着染血的伤痕孤独地行走的少年了,但是终有一天我的生活又会回到那个样子,在我一路追逐某些东西,获得某些东西的时候,我舍弃了很多东西,又被迫失去了很多东西,这是一种等价的交换,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所谓平衡。

就像我在不知不觉中所获得的伙伴消除了我的孤独感,而现在恒的死亡又将我扔回了过去,那么是不是在我身边的其他人有一天也会……我不希望在见到那样的景象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毕竟,他是因为我才死去了,我无法逃避那种歉疚的心理。如果那个神谕所说的是真的,那么我最好还是一个人行动比较好,至少不再让身边的人为我受伤流血。

还有就是接下来的打算。第一是要修剑,我绝对不甘愿就这样失去“幽魂”,它可以懂得我的心,它已经是我身体中的一部分了。我还记得那个梦,恒告诉我,在东海岸线有人可以修好神器,因为这儿已经是大陆的东部区域了,所以行程应该不会很远,但是没有准确的地点和姓名,必须去到处找人打听情况才行,可能会相当费劲。不过好在我的时间并不紧迫,这里的旅行应该是已经彻底告一个段落了。其实至今为止我连敌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可能直接冲进托马斯城去找幻之团算账,我还没有这种能力,那简直是送死的行为。

为今之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等着敌人自己找上门来。我身上的伤势看来相当严重,要痊愈恐怕也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第二是要将汐送回龙之团去,我必须保证她的安全,我想她或许是恒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放心的人。而现在的我失去了神器,不知道在那个幻域里我所继承的肯的力量是否还能为我所用,所以万一遇上强敌会很难对付,和我在一起并不安全,我觉得还是尽早去一趟龙之团比较好,可问题是据我所知龙之团的基地设在大陆最西部的“黑暗之都”布莱克城里,而要修神器应该向东走,完全背道而驰,这使我感到很苦恼。

其次还是要去魔界,原因有三点,一是驰拜托我的事情,虽然会很危险,毕竟魔王这个名词是会让无数人闻而变色的,但是既然答应了就必须做到,这是原则。二是纯粹出于我的好奇心,如果完成了身上的任务,我想去一趟魔界长长见识也是好的,这必定会大大增加我的阅历,说不定还能学到什么新鲜有趣的东西,至今为止我依然对自己身上的一半血统无所知……第三还是为了锻炼自己,如果神器不能修好,那么接下来的战斗我就必须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了,要变得强大,总有一天我要像神一样强大,如果我还能活着的话,连老头也觉得我应该去那里锻炼锻炼。

而去魔界的话就必须找到它的入口,由于魔界是一个非常大而神秘的地方,所以世人对它的了解都不是很多。现在真是后悔当时没有向驰问清去魔界的路线,这样就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了。对了,渡,他去过魔界,而且这件事情还被记录到了书上,整个大陆几乎无人不知。他能够孤身从那里回来,还带着魔界将军的头颅,应该是对那里相当熟悉,明天我要好好向他询问一下……

第二天,清晨。

休息了一天,渡的法术使我的体力和能量恢复得很快,伤口也基本愈合,可以独立下地行走,不过战斗的话应该是有很大的困难,每当我试着做一些较大的动作,肌肉便会牵动神经,一阵阵刺骨的剧痛随之侵袭而来。但我决定还是早日启程为好,我不想浪费更多的时间,而渡和老头想必也有各自的事情要做。我始终感觉自己和他们不是处于一个世界的人,和他们在一起就会不由自主地依靠他们。以前几乎三年间我始终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而现在却要重新去学会独立,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真是令人感到奇怪和可笑,但这却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你要去魔界?”渡问我,却丝毫都没有吃惊的表情,嘴角再次泛起标准的微笑,好像任何已经发生的或者尚未发生的事情,他都能够知道,并胸有成竹地面对,“我知道的魔界入口只有两个,一个位于大陆西南部,在南海的一座岛屿上,另一个在“圣山”罗曼特山脉中,相对来说去南海的那个入口比较安全,周围怪物等级低,很好对付,但是入口比较隐蔽,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一般人不容易找到。魔界里的人出入一般都走那里,所以你在那儿也有可能会遇到魔人。”

南……这样的话,我觉得自己还是去岛屿好一点。基于我的身体状况和汐的安全考虑,我应该尽量在行程中避免战斗。但是这样走的话,就需要横穿几乎整个大陆,这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最后,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终于确定了自己的行程计划,先往东行走怪物很少出没的大道去修剑,然后再从港口乘船绕一个圈子去大陆西端的布莱克城,这样所行的陆路就会变得很少,而大多由船行来代替了,如果可以乘坐大型客船的话,只要不出意外,和众人走在一起就会变得安全许多,基本上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因为客船航行的海路都是鲜有怪物出现的安全航线。将汐送到龙之团之后,我再根据实际距离和时间做出判断是应该去岛屿还是罗曼特山。这样走事实上就相当于围着大陆外部的海岸线绕了一圈,很是耗时,不过毕竟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安全……反正我并不赶时间。

我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众人。

汐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恒的死亡对她的打击绝不会亚于我,相处得越久越熟悉所受得伤就会越深,任谁都不能避免悲伤的侵袭。我暂时不想打扰她,在这种情况下规劝是毫无作用的,反而会刺激她的心灵,造成更大的精神创伤。何况,我实在是一个不适合安慰别人的角色。这种伤口不是医药或者魔法能够治愈的,只能够随着时间的缓慢推移而渐渐淡去,或者一生都无法遗忘……

“呵呵,我已经向你提出了我的建议。而你想怎么走是你的自由,我从来不过问这种事情。”渡笑着回答道。

“哼,渡……能修神器的铁匠……”老头似乎一直都在想着什么,但我知道他绝对不会反对我的决定。昨晚我已经和他单独交谈过,他告诉我当他带领着队员们穿越迷阵的时候受到了多组幻之团的阻挡,这很明显是缓兵之计,但当他闯入上古神迹的时候还是晚了,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还有断了的剑和打斗的痕迹,恒和我所见到的那个黑袍男子也不知所踪,圣印也已经被人窃走了,一无所获,这是他几十年佣兵生涯中最惨痛的失败。当向他询问他的那封信上的内容时,他什么都没有说,并不是他不知道,只是不想回答罢了,而我对此毫无办法……

“既然你们都已经插手此事,想必她也已经知道了,我再担心也显得多此一举。回去告诉她,如果我还不至于老死的话,一定会去看她的,好自为之吧!”老头说。

老头的话似乎是对渡说的,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听懂,而渡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当然,随时欢迎老先生大驾光临。”

老头又回过头来对我说:“有一些事情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很快,但必须有你自己去找答案。我向你已经不需要我的帮助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头眼角的余光有一次微微划过渡的脸庞。

“对了,你的剑断了……这把拿去用吧!”老头说着拿起腰间的佩剑递给我,“是把不错的剑,好好用它吧……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不要成为敌人!”

“但愿如此。”

一周之后。

我们来到了大陆最东部的海岸沿线上,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正犹如此刻展现在我眼前的那一片汪洋大海,在经过暴风雨的洗礼后短暂的平静,只是不知道究竟可以平静多久。一切都在这世界的角落静静地发生,只是我无从知晓。

艾伦港口,附近唯一的一个港口。这里原本只是一个很小的渔村,后来由于常有商船来往,并且从未受到魔兽的骚扰,便渐渐发展成为一个相当繁华的经济区域,不少商人和战士都选择在这里进行交易,生活非常轻松和谐,因此也有很多人在这附近居住,各个行业逐渐兴隆。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只有在这里才有可能搭船南下西去,是旅行者们的必经之地。

在港口的旅馆中安排好房间后,我让汐乖乖地呆在房里,其实,一路来汐一直都神情恍惚,根本不可能到处乱跑,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活泼调皮的感觉,这不禁让我感到有些担心。我不希望这个女孩永远背负着那种阴影生活,她原本是属于天真快乐的,但却无能为力,这也是一场战斗,心的战斗,只能依靠她自己的力量去取得胜利。

夜幕很快降临,酒吧里的灯被调到刚刚好的亮度,不觉得昏暗,也没有刺眼的感觉。酒吧不算大,只有十余张桌子,但是给人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不嘈杂不混乱,人也不少,差不多八成满。

“铁匠?当然是有的,这里附近很多铁匠,不知道您想找的是哪一位?”老板说。

我靠在就把柜台上,手里不经心地玩弄着剩下半杯啤酒的酒杯:“哦,不是特意找谁,随意问问而已,手艺最好的是哪一位?”我假装出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神器这件事情,不然的话可能会遇到很多麻烦。我的身份依然是一个普通的佣兵,有时候这种酒吧里往往是打听事物的最好地点,人多而最杂,得到的情报虽然不一定都准确,但是有价值的也很不少。

“哦,那我可说不上来,我只是个商人嘛,也用不着找铁匠打兵器,其实一般铁匠手艺都差不了多少……”老板边擦桌边说。

“谁说没有特别好的?你看我这把!”一个很粗狂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兄弟,打一把好的兵器可不容易啊,我这把剑可是用纯玄铁打造的,还有我收集的9颗魔石呢……绝对是极品,上次有人出价200万金币我都不卖。”我回过头去,一个很高大的男子,从腰间掏出一把大剑,剑身最宽处大约有1公分,长有是1米20左右,剑柄上镶嵌着几颗魔石,但并不是很珍贵的东西,刚才他报的那个价格只是故意抬高罢了。

只有靠纯力量压制对手的战士才会选用这样的剑,如果遇上灵巧敏捷,善于牵制的对手,应该会很吃亏。

“嗯,真是好剑啊!”我用那种很羡慕的声音回答道,从这个家伙身上或许能够获得些情报。

“好剑好剑”旁边围上一群人,都随声附和起来,那个持剑者自然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沾沾自喜地摆弄着剑。

“垃圾而已。”一个很干脆的声音从围观者的外圈传进来。

“嗯,谁说的?!”炸雷一般的怒吼。

“我。”随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瘦子,体形正好和那高大的男子形成反比,简直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我这把剑才是极品呢!张开眼好好看看吧,今天刚做出来的!”

一把很平常的剑被展示在我们眼前,从外表上来看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剑身是白色的,却隐隐透出红色的光,估计有什么特殊的魔法属性在里面,在剑柄和剑身相连的地方有一颗细小的宝石。我认识那东西,“血狼之眼”,大幅度增强攻击力的魔石,相当少见的东西,自然界里基本没有,可以用多种魔石炼制但是成功率很低,我在托马斯城里见过稍大一点的,开价800万金币。

“让我看看。”我伸手摸了一下剑身,很坚硬,出乎意料的是薄薄的剑身却异常沉重。不知道实际运用起来会怎么样,但可以判断这把剑的威力一定会相当大,“刚造的?你造的吗?”

“当然不是,城北那个奇怪的铁匠铺里卖的,真他妈的黑,要360万金币!呵,不过老子有的是钱!”那个瘦子说,“说来也奇怪啊,那铺子里连个火炉都没看见,做出来的兵器全都怪模怪样的,还价格都爆贵……”城北,我想我需要去那里看看。这把剑的价值绝对超过360万,如果在大都市的黑市里遇到识货的人,可以卖出起码1200万金币的价格。

“汐,我回来了……嗯?汐,汐!”当我回到旅馆中的房间里时,里面空无一人,行李还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有汐不知所踪,我顿时一阵心慌,万一汐独自在外遇到什么危险我实在无法像已死的恒交待。

冲出房间,我看到老板和几位客人正坐在大厅里:“老板,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去了什么地方?!”

“啊?”老板被我紧张焦急的神情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出,出去了,一个人……朝海那边……去了。”

海边?我的心里立刻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海边。一望无际的深蓝,夜幕包裹着大海,可以听到起伏不定的波涛声,海水在拍打着沙滩,温柔的模样,还有海风吹过耳畔,清凉的感觉慢慢深入心灵的缝隙里,能够填补伤口。

当我看到汐独自坐在沙滩上望向大海的时候,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谢天谢地,平安无事。我轻轻地走过去,坐到她的身旁。

沉默。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者是否应该说话,也不知道汐是否知道我的到来,沉浸在忧伤中的人是孤独而憔悴的。过去的她是纯净的天真的,也是无知的,我曾经想过,她还不了解这世界的残酷,但她总有一天会明白的,这是一种必然的结果。那个时候她就必须做出抉择,坚强而坦然地面对现实破茧而出;或是忘掉这一切不快乐的过去,再次露出那种孩童般的笑容。

就像以前的我,非要在深深的伤痕之后才能够长大成熟,才能够学会……我选择了第一种,而我希望她会选择第二种,我希望她是永远快乐的……但这却不是我能够随意左右的事情。

但是无论如何,在此之前,她需要时间,需要用自己的心慢慢体会和挣扎,接受或者拒绝这个世界的残酷。在这无限深沉的大海面前,她在静静地思索着,但是,我实在不忍看到原本那么快乐的孩子如今却流露着如此的忧伤和憔悴。望着大海,我黯然神伤。

“星,为什么这个世界那么美丽,却又那么残忍呢?”汐突然这样问我。

“……”我在思考怎样回答这个问题,事实证明从前我所做得的很多事情都是错误的,而那时候我可以自己那些承担所有恶果,但现在我不希望自己在这种时候也犯下大错,将汐也引向歧途……

“星,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很不公平?为什么那么好的人会就这样死去?而另一些恶人却可以无忧无虑地活着?”汐问,声音里已经开始带着那种哭泣的感觉。

“我想,这个世界很残忍,也很公正,面对面站在天平的两端,这就是所谓的平衡。这个世界会因为公正而残酷,因为残酷而变得公正。”我还是决定把我自己心里所想的东西说出来,真实的想法,用最诚恳的态度,或许那也是最好的唯一的办法。

“为什么恒会死掉?那么好的人……”汐终于无法压制住内心的悲伤,抽泣,语言变得不连贯,“他一直……一直像一个哥哥那样呵护着我,而我却一直都在无理取闹,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他从来不说什么……他总是尽力满足我的要求,不敢这些要求是否合理……而我……我却还要责怪他……我,如果要死的话,也应该是我先死才公平啊……为什么为什么?这世界那么残酷。”

“对,很残酷……但是我们不能逃避不能摆脱,怨恨和憎恶命运的不公是没有用的。你要勇敢啊,要有坚强的心,不屈服,做自己的命运的主人!”我说,“恒是因为我才死去的,他也一直挂念着你。所以,我们一定要活得更加坚强,获得更好,让他在另一个世界也没有遗憾!”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非要去战斗,非要去流血拼杀……为什么……”她的双肩在颤抖着,泪流满面,将头深深埋进我的怀里。黑暗中,我什么都看不清,但我知道她哭得有多么悲伤。

“哭吧……哭过之后就做一个坚强的女孩。谁都不想每天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因为太多太多原因,我们要捍卫自己的尊严,我们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东西不受伤害,我们要坚持自己生命的信仰。”我轻声说,也不知汐是否可以听得到,“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你必须找到其中属于你的一部分。战斗和流血,是我们作为一个战士所选择的生活,但是你不一样,你应该过快乐而平静的生活。”

;(未完待续)

神魔之子(二十三)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