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经典美文段子经典日志励志散文吧散文网欢迎光临经典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
经典语录网>经典作文>薰衣草,下一站花开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

薰衣草,下一站花开

2014-06-09|作者: 815816126|5914字|推荐0

那一天,我怀着一种莫明的心情,鬼使神差地打开了爸爸的手提包。

包里有一根橘红色的丝巾,包装得很精美。我轻轻拆开包装,摸了摸,很柔软,很漂亮,还散发着一缕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这根丝巾,不属于我亲爱的妈妈。妈妈最喜欢的是玫瑰花的味道。爸爸也知道。

我把丝巾重新包好,放回了爸爸的手提包里。我在把一个苦涩的秘密,藏进心里的同时,却把昨天还喜欢的薰衣草的味道,挤出了我的世界。我发誓:从此不再喜欢薰衣草的味道。

1

考了一整天,我都快疯掉了。

恐怖的语文,作文题里的几个材料,晕得我找不到东西南北,所以,我就稀里糊涂地写了八百字。噢,又一次鬼话连篇,会不会再一次让那个像孔乙己的上大人为我疯狂?

上大人本姓尚,像极了孔乙己的迂腐、死要面子、自命清高……有一天,他拿着我的作文本,在班上大声朗读:“……我捂住双眼,风儿从指缝间挤进来,为我擦去冰冷的泪水……”

然后,他顿了顿,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风真能为你擦去泪水?我看你是哭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尚大人!”我呼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失去理智一样大声吼道,“你真是比上大人孔乙己还上大人孔乙己,迂腐至极!”

若不是我那可爱的娃娃脸同桌,伸出他那只像鸡爪一般瘦长的手,狠狠地掐了我一下,我不知道自己还会说出什么杀伤力更强的话来。

从此,大家都在私底下称语文老师为“上大人”。上大人到底还是知道了这个不太光彩的绰号,有一天,他一进教室就说:“上大人?孔乙己?本人三生有幸,前生修来的福分啊!难得你们这样奉承我……”

同学们都莫名其妙地望着上大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幸的是,上大人又拉长了声调,开始范读古文:“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同学们心中的恐慌,渐渐淹没在上大人那拖得长长的腔调里。

各科考试成绩都出来了,我迎来了学生生涯里最为郁闷的日子——语、数、外、理、化、政、史,七科中有四科被拉爆的结局!所谓拉爆,就是不及格的意思。

拉爆就拉爆吧。我拉开笔袋的拉链,拿出那个薰衣草香袋,毫不留情地扔出到了窗外。

“喂喂喂,连宝贝也扔了?”可爱的娃娃鱼同桌惊讶着,仿佛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魔鬼,或都是一个神经病。

我的同桌为什么叫娃娃鱼呢?他本姓于,长着一张娃娃脸,便有美名曰:娃娃鱼。

那个薰衣草香袋,曾经的确是我的宝贝。

还记得那次远足,大家都走累了,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店,店里摆着的挂着的,都是少男少女们喜欢的物品:手链、胸针、发卡、书签、手机链……

五花八门的小饰品,驱走了同学们一路走来的疲劳,大家都疯狂地抢购着自己喜欢的宝贝,说是要带回去送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姑姑舅舅……留个纪念,好像自己已经领略过了异国风情,回去之后要在亲戚面前风光一把似的。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宝贝多的是,姑姑舅舅姨妈姨爹出趟远门,就要给他们带回一大堆贵重物品。爸爸妈妈收藏的宝贝自然也不会太少。我之所以不为他们买礼物,是因为我不愿意再为他们增加心理和物质上的负担:让他们花费心思去想应该把我送的礼物收藏在哪里才合适。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应该为自己买点什么。突然,一个瘦高的身影,挡在了我面前。

他,是刚从外校转来的新生。他刚来我们班的那天,提着一个方便袋,袋里装得鼓鼓囊囊、乱七八糟的,一看就是一个不会收拾的男生,他昂着头往最后一排的那个空位上走,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这个时候,正巧我那可爱的钢笔从我的书桌上掉落下去,他刚好从我的书桌旁经过,可是他并没有足下留情,只听“咔嚓”一声,我可爱的钢笔,就这样光荣牺牲了。

“你——”我本想发作,但,看到他那张冷峻的脸,以及从那两只冷冷的眼睛里射出来的冷冷的光,又念及到他是新同学,那句如重磅炸弹的一样的话,便被我咽了回去。其实,我本想说:“你瞎了狗眼了?”我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但是,没办法,如果不会说这样的话,我就不是我了。

从此后,我就以他为敌。话又说回来,我不以他为敌,他也不会以我为友的。那张冷峻的脸,那两道冷冷的目光,还有我那可爱的钢笔……这些,都足以让我不屑于他。

然而,越是不屑,就越是关注着他。人,就是一种这么奇怪的动物。整天看着他在眼前晃过来晃过去,心里总是想:真恨不得上午踩碎他的笔,中午踩脏他的书,下午踩痛他的脚。可是,真有那么一天,他不在我眼前晃过来晃过去的了,我却极不习惯。

也许你会问:“他叫什么名字?”从他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却不愿意提及他的名字。

有一天,我突然感到很不安。找了找原因:那天的零花钱一分没少,那天的测试成绩也有进步,那天的作业也不多,那天娃娃鱼同桌也没有惹我……这是为什么呢?原来,那一整天,他都没有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mygod!我真想大声尖叫,可是,我忍住了,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并反复问自己:“他算什么?他不来上课,关你什么事?”

一连三天,他都没有来上课。这三天,就像过了三年,我一直在期盼着什么,又一直在克制着什么。至于自己期盼的什么,克制的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同桌娃娃鱼说:“唉,这家伙,你究竟怎么了?如此焦躁不安?”

这一次,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样的没有出息。

就是这个让我期盼让我克制的瘦高的身影,在我不知道该买点什么纪念品回去的时候,档在了我的面前。

他捡起了个薰衣草香袋,打量了一番,又放下了。看着他冷冷的身影离去,我莫名其妙地捡起那个薰衣草香袋,莫名其妙地付了钱。

从此后,这个薰衣草香袋,就呆在我的笔袋里。娃娃鱼同桌发现我这个薰衣草香袋的时候,还笑我“什么时候也喜欢薰衣草了?如此泼辣的女生,还喜欢薰衣草,真是奇怪……”

我自己也犯晕,像我这种躁脾气,是不会喜欢薰衣草这种温柔的香味的。我喜欢的,应该是像玫瑰花那种浓郁的味道,或者是像栀子花那种香得令人发晕的味道。

但是,这薰衣草的味道,却真的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爸爸手提包里的那根橘红色的,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味道的丝巾,就足以让我窒息。

2

语、数、外、理、化、政、史,七科中有四科被拉爆,有足够的理由让上大人拨通我爸爸妈妈的电话。

回到家里,我没有打开电视,没有打开电脑,也没有把mp4的耳塞塞进耳朵里。我前所未有的安静,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等待着爸爸妈妈的审判。

妈妈还没有回来。爸爸在书房里忙活着,他好像并没有在意我已经回家。爸爸没有理我,我反而有些不自在,仿佛觉得自己应该投案自首一样。其实,我现在的心理很奇怪,我希望有人劈头盖脸地给我一顿批评,甚至渴望一顿棍子落到我的身体上。我想,我是希望让身体的疼痛来掩饰一下内心的疼痛吧?

我的内心疼痛了吗?疼痛了,有那根橘红色的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味道的丝巾,还有那张冷峻的脸和那双冷峻的眼睛。

就在下午放学的时候,我看见他快步走出了教室,好像要赴约似的,我便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可是,很快,我就后悔了,我看到他和一个漂亮的背影一起,手挽着手,向林荫道的深处走去。

这个漂亮的背影是谁?为什么他们要走在一起?为什么还要手挽着手?为什么还走得那样亲热?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一幕?

mygod!我又想大声尖叫!可是,我不能让他听到我的尖叫声。我凭什么要让他看不起我?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我凭什么要为他而生气?我又一次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出息。

我想寻找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对象,我想用另一种方式来掩饰我的疼痛。我冲进爸爸的书房,“啪”的一声,直接关掉了爸爸的电脑的电源。

“你……我还没保存呢!”爸爸瞪着我,有些生气。

爸爸一向是很温柔的,对我,对妈妈,对身边的任何人,都是温柔的,他一般不会发脾气。

可是,我就是想惹他发脾气,我像放连珠炮一样,说:“我有四科不及格,四科不及格,你为什么不惩罚我呀?难道,难道上大人没有打电话来告状吗?”

看着我这副样子,爸爸有些奇怪,说:“四科不及格,很正常啊,我为什么要惩罚你呢?上大人是谁?谁也没有给我打电话说过你四科不及格。”

真是奇了怪了,难道上大人不想报复我一下吗?我给他取了这么一个迂腐的名字,难道他不会借我考得一塌糊涂的机会,向我爸爸妈妈告状,让我得到应有的惩罚吗?这是最有利的借刀杀人的机会呀。

我真是不理解这些大人,不理解他们心里是怎样想的。我关掉了爸爸的电脑,他居然也没有生气。我站在爸爸的书房里,气得喘粗气。

“我都没有生气,你还来劲了?”爸爸一边说,一边重新开机,“都是大姑娘了,要学会安静,遇到事情要冷静,不要总是大呼小叫的……”

爸爸好像并不在意我四科拉爆的事情,反而教训我要安静。早知道他反应这样迟钝,我就应该直接掀翻他的书桌,我看他是不是真能沉得住气!

我又想到了那根橘红色的丝巾,我想让它成为导火线,惹怒爸爸,让他惩罚我。

噢,客厅的大门开了,妈妈回来了。我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懂事了,还是害怕揭爸爸的老底儿,我没有提红丝巾的事情。

“咦,怎么了?像一只准备战斗的公鸡一样?”妈妈奇怪地望着我,“和爸爸吵架了?”

妈妈又奇怪地打量着爸爸,说:“你们也会吵架?真是天下奇闻哦。”

爸爸笑了,说:“我可没和她吵啊,我疼还来不及呢,哪舍得和她吵啊?”

“是我有神经病!你们谁也不要理我!”我一边说,一边冲进自己的房间,反锁上了房门。

房间里太闷了,我想出去走一走,透透气。找谁呢?我想到了娃娃鱼,这个呆呆的笨笨的男生。

我拨通了娃娃鱼家里的电话。是娃娃鱼的妈妈接的电话,她的口气里带有几分警惕:“你找我们家鱼儿有什么事啊?”我说:“老师让我们一起去进行社会调查……”

噢,老天,娃娃鱼的妈妈,简直和娃娃鱼一样笨,我就这么一哄,她就信了。都快天黑了,还社会调查什么呀,真是的!

我避开爸爸妈妈的视线,偷偷地溜出了家门。这,绝对是我第一次不辞而别。

娃娃鱼真的是一个缺心眼儿的人,他一见面就问我:“这样晚了,有什么事啊,你说吧。”

我能说嘛?要是能出来,我就直接在电话里说了,还有必要把他约出来吗?不过,我也不会和这缺心眼儿的娃娃鱼计较,同桌这些日子以来,我最了解他,他真的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很单纯的一个男孩子。与他相比,我倒是显得有些复杂了。

天,已经黑了,我和娃娃鱼隔着一个人的距离,慢慢地走在街道的霓红灯下。我没有说话,娃娃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不是和爸爸妈妈吵架了?”娃娃鱼问。

我没有回答娃娃鱼的话。要是爸爸妈妈真的愿意和我吵架,那可是谢天谢地,这样的话,现在,我就不用在这街道上无聊地走着,我就会在家里大声地发泄,就会用沸腾的血液来平缓一下心中的疼痛了。

“那,我请你喝茶吧。”娃娃鱼好像在讨好我,“我听爸爸说,男孩子要有礼貌,要请客人喝茶。”

呵,这家伙,虽然笨,还挺有礼貌的。喝茶,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平常,爸爸泡的铁观音,我也喜欢喝一点。爸爸还说,喝茶,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安静。

我们刚走进一个茶楼,我又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他,也在这里喝茶,他的对面,坐着那个今天放学的时候和他手挽手一起走的女人,一样的衣服,一样的发型,完全是一样的。

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娃娃鱼正在和服务生说话,我便飞也似地逃走了。

我一口气逃回了家。奇怪,我怎么又回来了?刚才不是偷着要跑出去吗?难道,这就是人们平常说的:家是永远的避风港?

4

那张冷峻的脸,那双冷峻的眼,那个冷峻的人。我恨得咬牙切齿。我下定决心,不再看他一眼。

“昨天,我茶都点好了,你怎么跑了?”娃娃鱼问我。

“无可奉告!”我扔出这样一句。我知道,娃娃鱼是不会生气的,他已经习惯了我这种语气,他已经习惯了微笑着面对我的暴脾气。

他来了,依旧是提着一个方便袋,袋里装得鼓鼓囊囊、乱七八糟的。他依旧是昂着头往最后一排的那个空位上走,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我赶紧把眼睛的余光收回来,强迫自己不看他。

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他路过我身边时发生:后面的一个男生正往前面冲,一下子和他撞上了。

“哗啦——”方便袋掉在了地上,书本文具散落一地。

啊,一个薰衣草香袋。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弥散开来,可能,只有我能闻得到。

他在狭窄的巷道里弯下身子,捡那些书本文具,因为他太过高大,所以显得有些吃力。末了,他以为捡完了所有的东西,准备离开。

“喏,还有这个。”我鬼使神差地帮他捡起了那个薰衣草香袋,那个躲在我的课桌下面的薰衣草香袋。

“谢谢你。这是我妈妈送给我的,就在昨天。”他的眼睛不再那么冷峻,而是充满了热情。一种很真诚的味道,从他的身上,弥散开来。

很奇怪的是,这一整天,我都过得很快乐。或许,是因为嗅到了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回到家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爸爸那个手提包。爸爸正在书房里忙活着。我很想打开这个手提包,看看那个秘密是不是还在。可是,我忍住了。我的心,又隐隐疼痛起来。

“乖乖,自己在家里,等着妈妈回来,我要出去一下。晚饭不要等我。”爸爸拿着手提包,急匆匆地走了。

我隐约感觉到,爸爸走得这样急,一定与他的手提包里的那根橘红色的丝巾有关。我跟了出去。坦白地说:我这是第一次跟踪一个人。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怎么也学会跟踪了?

我虽然没心没肺,但还不至于太笨。我准备无误地命中了我的目标,跟着爸爸,来到了一家咖啡屋。爸爸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mygod!我又想大声尖叫!这样朦胧而又暧昧的地方,爸爸是不是真的在搞婚外恋?我躲在角落里,偷看着爸爸的举动。其实,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想,老天爷一定会原谅我的。

不多一会儿,一位穿着极为讲究的女人,在爸爸的对面坐了下来。他们各自喝着一杯咖啡,说着我听不明白的话。我睁大眼睛,极力想从他们的眼神里寻找到一点点暧昧的神情。

可是,我真的失败了,我没有任何一点理由来证明,爸爸和那个女人有暧昧关系,也就不足以证明爸爸在搞婚外恋。不过,我期待着这样的失败。

女人起身来,应该是要告辞了。爸爸打开手提包,拿出了那根橘红色的丝巾,递给了那个女人。女人伸出双手,很有礼貌地接过红丝巾,放进自己的包里,和爸爸握手告辞。

爸爸走出咖啡屋,在旁边的一个花店里,买了一束玫瑰花。

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爸爸妈妈都焦急地问:“你跑到哪里去了?”

我笑了,没有说话。

我看到餐桌上的那个花瓶里,插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就是爸爸在花店里买下的那束。那是我的妈妈最喜欢的花。

不过,我还是更喜欢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河曲县实验小学六年级:徐佳慧

薰衣草,下一站花开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