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经典美文段子经典日志励志散文吧散文网欢迎光临经典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
经典语录网>经典作文>那年我离开了他和她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

那年我离开了他和她

2014-06-05|作者: 孟禹冰|7497字|推荐20

我和茹久一起来到了医院。焦急的我们跑到病房内。

“余哥哥!”她喊到。我看见了我个的头被绑上了厚厚的绷带,其它都完好无损的躺在病床上,我也喊了一声,哥。

他朝我们望过来,面带微笑。茹久一下子钻到他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着余堂哥。他也扶着她的头说没事,没事。我就是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他有抬头望望我,我淡淡地问,哥,没事吧。

他也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笨拙的绷带使他看起来有点傻,不对,我哥本来就这么傻的一个人。

我叫余善,我跟余堂是亲生兄妹,他大我六岁,茹久是哥哥的好朋友的妹妹,每到她哥哥出远门他就把茹久放我们家,一出远门短的就要半年,长就要一年,所以她常在我家。

哥哥从三年前开始考驾照,就是为了等一个人,她是哥哥的初恋情人,她走的时候对他说,如果他能有一辆豪华的车载她去玩,那就好了。

哥哥他赞买车的钱就用了两年的时间,但他没买,他还要考驾照,一考就三年,因为他会晕车,坐车里久了就会头疼,然后晕,很多次差点要了他的命。他这次还好只是轻度碰头。

“茹久,不用担心我要是出事了没照顾好你,我怎么跟茹风交待呢。”我听着我个如何哄她。她也一直笑这,笑的好甜,就如她名字一样,茹久,茹久,如酒一样甜。

他看她的眼神总是宠溺有加,但没别的,就如哥哥疼爱妹妹的那种。

我退出了房间,我不想打扰她们,我知道我和他,只有血源,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感情,从他害死翠翠之后。

三天后,他出院了,我依旧上课,茹久也是,她比我小一天,和我在同一个班。在课余期间,她常常找我聊天,她说,余善,告诉我你哥哥小时候发生了甚么有趣的事好吗?我也会告诉她,但几乎不跟她说哥哥等的那个女孩。

晚自习后她先跑回了家,我便慢慢走回去,夜色很美,夏风凉凉的抚过我的脸,突然又想起了翠翠,翠翠是小时候哥哥送给我的小猫,后来是哥哥害死了它,我和他的关系便僵了起来,但我不恨他,因为他同是也将它带到了我身边。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走。

回到家就看见茹久一边哭,一边擦泪的走过来,她走到我面前哽咽的说。余善,能不能帮我劝劝你哥哥,叫他不要去考驾照了,会出人命的。

我一顿,原来他没过两个月,又去了考驾照。

我一边安慰一边帮她擦眼泪。茹久,你放心,他这次一定考到

了,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她抬起头望着我,泪水在她睫毛上都没干,还粘在一起。她说。你每次都这样说,我却不见他考到了。

我说,你要对哥哥有信心。

她点点头,又问,为什么余堂个一定要考到驾照呢?

因为他要带茹久骑车去兜风啊。

她一听高兴极了,又露出了她那甜甜的酒窝。或许,她永远不会知道吧。

后来,第三天早上,茹久还在睡,他便回来了,又见他脸上多了一个伤疤。他一回来就问我,茹久呢。

直到我跟他说在睡觉才放心下来。我问他,你如果一直考不到的话是不是打算考一生?

他不说话,我又说,你都考了有三年了,万一你再出了什么事,先不说我,爸妈怎么办。

他握紧了拳头,抬起头的那瞬我突然感觉到了他的愤怒,但只是一瞬。他说,好,我向你保证,如果今年除夕之前没考到我就不考了。

我疑迟了一会儿才说,好。

后来茹久醒了,一下子就奔到他这里。每次都这样。

后来,夏天过的很快,我毕业的也很快,不过总算,高中毕业了,暑假对我来说也不过是悲伤,因为,我跟他不是分在一个地区的学校,当然,我考上了青海的一个大学,而他在武汉的一个大学,天知道曾经多么喜欢他,天知道我爱苏静,也只有天知道我幸福过。分手而已。突然间我真的好想大声哭出来,可骄傲不容许我这样做。

我冷笑,看着这张入学通知书怎么也笑不出来。

回家后,发现茹久又一边擦眼泪一边向我走过来,而且手里还有一张大大的信封。

我问,又怎么了?

她擦着红肿的眼睛,看起来是哭了很久了。她比以前哽咽的更厉害。她底着头说,为什么要骗我。你明明知道余堂哥这么执着根本不是因为我,你明明也知道他也许永远都考不到驾照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当时还没反映过来,她扔下信封便撞了我一下跑掉了。我转过身便追了出去,跑出路口便不见了她的人影。

傍晚,他回来我便将信封交给了他还告诉了他今天发生的这些事。

他没有说甚么,就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他回房之前跟我说,晚上睡觉时不要关上门。我怔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晚上睡觉时被人摇醒了,睁开眼发现是茹久,我哥猜测的没错,她饿了困了就会回家。所以,她把我叫醒就是为了让我给她煮面条。

我问茹久,你以前不是都叫我哥煮么?怎么要叫我。我伸了伸懒腰。

见她垂下头,说,他跟我什么关系,他凭什么要煮给我吃。

我意识下的清醒了,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然后马上起身朝厨房奔去。

煮好面条后我有跑回床上睡觉去了,夜里朦胧中听见对面床上的她在给她哥哥打电话,我没太在意,有睡过去了。

后来,我在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发现不早了,阳光洒满了整个屋子,我突然感觉到枕头竟是湿的,我用手抚了抚脸,谁知竟染湿了指尖。我用手摸去眼泪,然后望望对面的床,茹久不在。我爬起来换好衣服然后出去洗漱。然后发现她坐在阳台发呆。

她见我来了,对我微笑了一下,却不见了她那甜甜的酒窝。她说,早上起来竟见你边做梦边哭,还唤着一个人的名字,你怎么了。

我底下头,没说话。

余善,昨天我给我哥打电话,他说他过几天就回来接我走。茹久平淡的说着。

我抬起头,望着她,发现她总是一脸忧愁,不过,我也好不到哪去。我问她,你要走?

她点点头,昨天我问你哥了,他说他对我只有哥哥对妹妹的那种爱。永远都不会是那种爱。

我保持沉默,她又继续说,其实,余善,你早就看出来了吧。

我点点头,问,你要离开,会回来么?

她说,会啊,我跟余堂说,我要去另一个地方等他,只要他说爱我,我随时都可以回来。

那如果,他永远不爱你呢?

她眼神黯淡下去,说,那我可以一直等,除非,他又找了一个女孩并且过的很幸福。

我点了点头,那祝你好运。

她没有说什么,就一站在阳台上望向远方。

后来我知道了上次的那封信里的内容,是我哥的初恋女友写给他的,她跟我哥说她结婚了,希望我哥不要再等她了,她还给了一张婚礼请帖给她。本以为我哥不会去,谁知在茹久离开的前一天便去了参加她的婚礼。当然,他不用再考那该死的驾照了。他也可以不用等了,或许他也会崩溃了。

茹久离开那天,他不在,茹久等了他三个小时,不见他人,又由于他哥一直再催,她不等了,也就走了,她走前让我传给我个一句话,她等他。后来就走了。

晚上,我哥跌跌撞撞的回来了。一身的酒气让我明白了他的悲伤。我安抚他坐下,他却一直抓着我的手。

他说,茹久终于走了,她还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他还说,余善啊,以后要争气,不要像哥一样,连驾照都考不到。你一定要争气。后来他抓着我的手突然没了力气,然后倒在沙发上。我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说,翠翠不是他害死的,是它老了,所以死了。

当时我怔了怔,眼睛有些湿润,其实,我早就该知道的,只是给翠翠突然死去所找的借口罢了。

然后我拿毛巾给他洗了脸,再端了一杯水给他喝。我走进他房间,把他的薄的被子拿出来了,虽然是夏天,但夜晚也会冷,我给他盖被子的时候听见他在念叨着什么,我府下头,他说,未未,不要…你结婚了我怎么办?……。

我有些地方听不清,原来哥的初恋情人叫未未啊。我望了望他的脸,他还年轻着,睡着的样子看起来那么无助,像一个无人疼爱的孩子,我微微看到了他眼角湿润。原来,他是在哭呢。

在我的印象里,小时候还是现在,都没有见过哥哭过,小时候,被爸妈打他没哭,小学被老师威胁退学他没哭,高中没考上大学没有哭,他和未未分开两地他没哭,他等了五年也没哭。只有他爱的人嫁给了别人他哭了,我还以为他没有眼泪的,现在才发现这么坚强的哥哥竟也会哭。

我转身回去房间,看见了对面那空空的床,我突然很想茹久了,茹久也许没想到我哥为了躲避她而说去参加婚礼其实是去酒吧。未未好幸福,有一个那么爱她的人,还等她五年,赞钱买车,命都不顾的去考驾照。哥也很幸运,有茹久。我呢?空空如也吧。

我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又如往常一样,枕头湿了大半,伸手抚摸脸,又是一片湿润。又是第几次在梦里见到苏静然后想他想到哭,然后湿了半个枕头。

我朝着窗外照射到地上的阳光发呆,突然又想起了苏静,想到了在学校老师抽他背书,我就在抽屉里翻开书给他看…突然我的思绪才回来,想到了毕业那天他从我身边过时跟我说分手,那天我以为是听错了,于是我故意爬到树干上,故意吃好多跟冰淇淋让自己肚子疼,我还在校门口淋雨,我希望你会第一个冲出来骂我笨蛋,可是你没有,你能避开的都避开了,后来我才知道,你真的不理我了,我们真的分手了。

我再次抚摸了下脸,整只手掌都湿了。然后,这一天我都躺在床上不起床,我好像总想逃避甚么似了。

哥哥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也没有多说甚么,只说了句,锅子里有热牛奶,冰箱里有面包。然后他便走出了房间。

后来,我在房间待了一天,再后来,这个暑假一眨眼就过去了。

那天我收拾好了包袱正要去青海的那所重点大学,哥哥送了我一段路,然后塞给了我一张卡,那张卡里就是哥哥前几年赞到来买车的钱,我望着他,他就是微笑,对我说,女孩子在外面生活,很要钱的。

我望着他,喊了句,哥。

他笑笑说,傻丫头。他又继续说,你先走吧,不然又要等航班了,哥在家会很好,不用挂念哥,要好好学习,不要继哥的路。

我突然有些感动,然后用力的点点头。

去吧。他说。

我转过身便走了,走远了的时候我回了下头,隐约看见路口那那孤独的身影。为什么说孤独呢?茹久走了,我也走了,哥自然孤独了。

后来我去了青海的大学,那里很热闹,冬天还会下雪,铺盖在地上,真的好美。后来我学会了设计服装,我学了越来越多的本事,也越来越了解社会了。偶尔我也会联系茹久。我心中却还是会有点挂念苏静,但也很挂念哥,我常常想他会在干什么,他有没有找女朋友了啊。

哥每个月都会打一千块钱给我,再加上我在这儿又有兼职,每月工资两千多。还有那张卡上的钱,我都没有花,也不知道该如何花。

在青岛的第二年里,我去了找茹久,因为她离这里更近,一天就到得了。

那天她见到我的时候抱住我,说,好久不见你了,都长这么靓了。

我笑笑,这一年半的时间我也想你。

她问,余堂还好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跟茹久说,还好。总算她那颗心才有些安稳。

她又问,他有女朋友了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噢了句。

其实我佩服那些一直在等的人,他们不怕时间的漫长,也不怕距离,之求一个结果或一句话。可是,爱情不是复出就有回报的。

后来我在她这待了第一天,第二天我们去个玩,她茹久带着我到处瞎逛,后来我们累了,便坐在了离海边最近的甜品店做下来休息了。

我望向海边,没想到视野这么好,我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对情侣身上。

茹久推了我一把,她问,你哭什么。

我意识下的抚摸着脸,却实湿润的,我擦了擦泪,说,没什么,就是有脏东西迷住了眼睛。

她点点头,问我要吃什么味的果汁,我说,店里面最甜的那种。

茹久看这我,问,你喝这么甜干什么。

我就说,因为甜了就没有痛和苦了呀。

她无奈的看着我说,真不了解你。

后来,我们离开的时候又望了望海滩,没有一个人,我想,或许他们走了吧。

你在看什么?茹久问。

我回过神来,笑了笑,没什么。她后来点了点头,于是有继续逛。

其实,刚才迷我眼睛的不是脏东西,是我望见了海滩上你拥这一个女孩在沙滩上走。虽然有些远,但我还是认出了你。原来你也在这里,我无疑会躲开这坐城市。

后来,我回到了大学,又继续学习,后来,我哥他给的打钱的时间也不定期了,有时候三个月,有时候隔五个月。不过数目没少,依然是一千。

那天我在电话中问他,你在家里如果不方便就不要打钱给我。他说,你是不是以为哥没钱啊,哥是小气才这么久才打给你一次钱的,也不要怪哥小气。

我在电话这头竟有些想哭,哥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丝丝苍老。我捂住嘴坚持然自己不哭。我知道哥不是小气,他应该过得有些困难了吧。因为他从来不会对我小气。

后来他还说,不要嫌哥小气,长大了有本事就自给挣钱。

我说,哥,我这里从不缺钱,你就不要再打钱过来了。他好像知道了我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在那边长叹一口气,说,妹,哥没用,不能让你过上很好的生活,但这些钱你一定要拿,就当是哥没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补偿。记住,你一定不可以像哥这样没用。

然后,我再也忍不住,在这头哭了起来,我哽咽的喊他哥。

他在那头也急了,说,妹,你哭什么呀,这么大一孩子了,还哭。

后来,我吐出四个字,哥,对不起。

这是他才放下心来,说,这么大的人了,不要哭了,要好好照顾自己。

再后来,电话就挂掉了,我抹了抹眼泪,坐在床上整理思绪。

后来,室友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子,里面放着一个盒子和几个橘子。室友将这个给了我,说,小善啊,这个是沈计给你的,他说,你中午没吃饭,他不能像富家人一样给你豪华套餐,只能给你吃自己拌的面和橘子给你吃。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我跟沈计是好几年的朋有了,这厮八成是喜欢你。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你就别乱推理一些有的没的。

她反驳,我的推理很准的。

我没有理她,吃着沈计做的面,突然又想起了哥哥,他常给我和茹久做他拿手的水煮面。好久没有偿到,竟有些想念,想着想着我又哭了。室友突然慌张起来,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不乱推理了,对不起。

我擦了擦泪说,不是这个,我只是突然想家了,想我哥了而已。

她松了口气,说,吓死我了,你这丫头,你气我吧。

我摇头说没有。然而我也不想纠结这个问题。只想填饱肚子再说。

大二我和沈计在一个班,他是学建筑设计的,我是学服装设计的,碰到一起也难免。都是设计。

这年圣诞节我给哥哥打了一通电话,半年间,他的声音又好像沙哑了不少。后来我问他过得好不好,他说好,他说他希望我可以回家过年。我说,寒假有课要上,我回不了,等有时间我再回。

他只是应了一声,声音仿佛有些低沉。我又问,哥,你找女朋友了没啊。

他顿了顿,说,哥把这事给忘了,我也不指望有,家里还有你在上学,哥不放心,不想让人家故娘陪我一起受累。他又笑了笑,余善你也该找男朋友了。

我也笑了笑说,我不找谁,我要陪着哥。他在那边也是笑着说了声傻丫头。

后来电话又挂了,室友在一旁听着,然后说,你陪你哥,那沈计呢?

我没有说甚么,外面在下着小雪,还好不大,我走进一家饭店,独自点了一份单人套餐。我坐在靠窗旁边,窗户也关的死死的,外面的雪下个不停,漫天的雪花让我想起了哥哥,我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也不知道经上次一别竟过了两年了。

我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我转过头,发现是沈计。他朝我笑了笑,问我,可以一起吗?

我点了点头说,可以。于是他坐到了我对面这,他也只是点了一份单人套餐。

后来,他问我,你又要上学又做兼职累不累。

我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说,我上次经过服装店的时候看见了。他又问,家里面不打钱给你吗?

我说,不是,因为我不想用家里辛辛苦苦挣的钱。他笑着对我说,你真勤奋。然后我沉默。

后来他跟我说了他的家庭,他是他父亲的私生子,后来她母亲因为某些原故去世了,他父亲将他带到了他的家庭。家里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他说他的那个母亲也对他很好,也没有怨他和她母亲毁了这个家,但他这只是一为,她把我送到这么远的青海来上大学其实是想让他越走越远而已,后来他在青海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他的父亲偷偷打给他的,每个月八千。

我听他说着他的家庭,其实也好不过我吧。他又问我,你的家是什么样呢?我说,没怎么样,很好,因为在家里有一个疼我的哥哥。他说,真羡慕你。

说着说着我们定的套餐都放过来了,吃完饭后他竟帮我付了钱,他说,过圣诞节没什么好送你的,我只能请你吃顿饭。

我听着竟有些感动,又想起了在家的哥哥。我说,谢谢你,晚上有空的话我们去做冰灯怎么样。

他挠挠头,说,可以啊,但是我不会做。我说,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她们晚上真的到了去做冰灯,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们去拿回冰灯,才发现冰灯竟忘了挖个口子放灯,我和沈计对视一眼然后就笑了起来。后来我们去了雪地里堆雪人,一些雪花洒在他的鼻尖感觉像是个小丑,我不由大声笑了出来。他也滑稽的给我扮鬼脸。

后来,春天我收到了哥哥给我寄来的包裹,里面放着一包豆芽糖,他说,我小时候就爱吃这个。他还说,在外生活不容易,也会像家的吧。

我看着这包糖,心里涌动着一股暖意,后来我把这一包糖分给了室友和沈计。然后我让她们把糖果纸叠成一个纸鹤,后来,她们把那皱巴巴的纸鹤反给我,其中就沈计折的最认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为什么。

后来我把纸鹤寄回了哥哥。

大三那年,我抽空回家了一躺,见到了哥哥,那年,哥哥才29岁,却像及了三十多岁的人了。

我突然觉得哥老了。

我捂住嘴眼泪却还是落了下来,他说,这么大一个人了,不许哭哭啼啼的。他说话的声音苍老,还有沙哑。

我说,哥,你过得是不是很苦。

他说,哥没用,只能让你一起受苦了。

我哭得更猛了,他也连忙安慰我。

我在家待了一天便走,那时哥如往常一样送我到路口,他塞给我五百块钱,我收下了,因为我了解他的性子。

走到一段我依然回望过来,他不仅孤独了这么多年,还老了,哥,好像是老了呢。我有擦了擦泪,转身就走。

没想到,这一面,我竟和哥永别了。

大四毕业前夕,我收到了家里邻居来的信,信里说,我哥癌症晚期去世了,他把所有的钱都打到了我的账户里。后来我请了假连夜奔回去,沈计不但心我也跟着一起来了。

医院里的长廊响出一阵阵的脚步声。我跑到病房。一具盖上了白布的尸首躺在那里。

我的思绪崩溃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掉,怎么擦也擦不完。心里空虚的可怕,所有的记忆翻山倒海的出来,在我脑子里如轰炸机一样的,我趴在那里哽咽的喊着,哥,哥,哥,哥…无论我怎么叫他都不曾回应。

余善,余堂呢?我转过头,茹久问我。我望了望尸体,她神情一白,然后冲过来抱着尸体痛哭。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累得我昏倒的时候是一双有力的手把我抱住,我迷迷糊糊喊了一声哥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房间,茹久说我昏睡了三天,一直是沈计在照顾我。

再后来茹久走了,她说她要去世界各地旅行,说不定不会回来了。而且,我跟沈计在一起了,他说他会像我哥一样一直守护我。他说,我哥走了,我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他。但但这句话让我感动了很久。

若干年后,我和沈计结结婚了,茹久了来了,她说,等你有了孩子,我一定要当孩子干妈。

婚礼很热闹,只是,我最想让那个人看到的人没来。

哥,你知道吗,我结婚了如果你在就好了。

我望望天,泪水打湿了我的妆,沈计在旁边紧紧握着我的手,仿佛在传递什么力量,我知道,我还有他。

江西赣州赣县赣县中学初二:19时光

那年我离开了他和她作文1000字_高中作文的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